重鑄之後點金
評分: 0+x

外面仍然是一片霧茫茫的,街區如同冬天降雪一般,路面堆滿白色碎屑,任誰也不會想在這種環境下生活。
辛吉爾,傑姆斯坐在電腦桌面前整理各個colony傳來的獲利報告。桌旁的文件已經疊得跟山一樣高,但傑姆斯似乎不受這種壓迫感影響,繼續喀喀地敲擊鍵盤。

沒什麼比剛泡好的三合一咖啡更香的了,和其他在巷口賣的豆漿相較的話。那些豆漿表層都浮了一層不是豆渣的白色粉末。一點點的苦澀撐起了傑姆斯疲憊的身心,還不夠。默默地又啜飲了一口。

台西市被國家拋棄之後,傑姆斯被迫編制到新組織的財務部。隨著這塊土地逐漸平息下來,他總算分配到一個有冷氣吹的小辦公座位。
暗自高興他終於遠離了那些被殖民長官搞的烏煙瘴氣的colony。

畢竟就連那些數字也無法讓人感受到人血的溫度,哪怕是最殘忍的長官也可以穿上華麗的帳本,搖身一變成為最佳效率者。




「嗯姆!終於做完啦!」盡量伸直僵硬的軀體後,傑姆斯決定去吃永和豆漿犒賞自己一天的辛勞。

「不知道長官在想什麼呢?寧可增加武裝士兵也不願意多聘一些會計師。」某方面真的是苦了傑姆斯了,據說他的前任就是因為一個人加班工作到死,在安置他倒在辦公桌上的屍體前,傑姆斯就必須先在旁邊就位準備接替那堆滿房間的報表了。屍體恐怕是被回收利用了。至今屍體的酸臭味還遺留在傑姆斯的腦海裡揮之不去,想到就激起冷顫。

血汗的文件披著華麗的書背,字上寫著績效,行間卻是腐敗。

傑姆斯常常懷疑豆漿上面的白色粉末不是空氣污染的殘渣,而是某種明目張膽灑上的毒品。

半夜的震天巨響引起了傑姆斯的注意,他嚼著油條跑出豆漿店察看,發現他的辦公室正在分崩離析。頓時,傑姆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笑的是他暫時不用工作了,哭的是他有可能又要再次失業了。




傑姆斯坐在傾倒的廢墟前,接受之前的政府人員進行調查。在被識別為無危險人員後,意味著他可以從這次的政權轉移中全身而退。不過隨著舊政府的人事進駐台西市,也意味著他真的再次失業了。

「老天有眼,霧總算要散了嗎?工作上哪找好呢?」他癱倒在階梯上,像個沒有夢想的鹹魚一樣。

「你是在第八處工作過的職員?」一位西裝男子咬著油條從容地坐在傑納斯身旁,遞出一張名片。「最近大家都不好過,你如果沒工作,來寫寫稿。亞洲區暫時缺跑財經線的記者。」

「缺?其他人呢?上哪去了?」

西裝男子沒有答話,走回豆漿店繼續享用他的早餐。

「這樣不行呢。明明帳本內的內容記得一清二楚,人卻可以輕易離開。」傑姆斯輕輕撫摸名片上的天秤圖案,他的身體隨即扭曲消失,就在那些想要捕獲他的基金會人員面前。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