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標:黑0419-Dr.Metha的手帕,薰衣草味
評分: 0+x

誰幫貓噴上香水?



「早。」
「嗯?你怎麼也上來了。」
「我喜歡凌晨的天空。」
木乃伊推開安全門走上頂樓,天空被一層薄薄的月色照亮,太陽也正要升起。
Metha是第一次和她的前輩聊上天,看它沒有離開的意思,還是禮貌性地把菸熄了。
「原來Metha抽菸啊,菸對身體不好喔。」Semibreve說,Metha沒有回答,轉身看著遠方緩緩升起的太陽。
「我原本是不抽菸的。」
「誰不是呢?」
雖然很想吐槽貓跟菸之間的關聯,不過Metha忍住了內心的聲音:「博士有抽過菸嗎?」
「貓啊,是不抽菸的。」Semibreve用得意的語氣回答,把Metha剛剛的疑惑弄清。
「好……」


陽光在一人一貓談話期間,漸漸照亮他們的臉,Metha不是很喜歡,會曬黑。
Semibreve似乎是察覺到了,便向門口走去想一同離開,只不過……
「啊!鎖起來了。」安全門緊緊鎖著,開門的開關為了安全也只設在內部,Semibreve轉過身來看著Metha,「怎麼辦?」牠說。
Metha一派輕鬆地走來,從口袋中掏出兩塊磁鐵吸在門框上下兩端。

然後把門一腳踹開。

原本應該響起的警報聲沒有發出,Metha把磁鐵緩緩的移到門的內側,並示意Semibreve進來。門關上後,Metha將磁鐵拿了下來,她點頭看著Semibreve說:「現在這是我倆的秘密了。」

電梯向下,Metha看著鏡子朝自己噴了些香水,帶著微微薰衣草的氣息。
「Metha喜歡薰衣草嗎?」Semibreve問,Metha對著牠噴了幾下作為無聲的抗議。
看著一尊木乃伊說自己聞得到味道,真的讓Metha再次體會剛進基金會時的心境。萬事皆有可能。
「這是為了除菸味。」


來到澳門後,Metha的菸癮再次發作,這次撐了兩年,算是長的。站在站點的堤防邊,東升的太陽把她的臉和煙圈照得清清楚楚,風很大,菸味一下就散了。手機的震動把Metha的思緒從海的另一端拉回,她看了看手錶,八點,只好不情願地接起。
「我是Metha。」
「您的送洗物件『洗標:黑-0419』已經處理完畢,應該會在今天送抵ZH-26號站點。」
「好的。」
菸還有一半以上,不過沒空在這裡偷閒,看得出Metha的眼神中帶著一點惋惜。她將菸頭壓熄在堤防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印子。

打開包裹,Metha的手帕整整齊齊地摺好,裡面還附了一張便條。坐在辦公桌前,Metha看著便條的內容思考著,手上的手帕散發著一股熟悉的味道,送洗前的鏽味已蕩然無存。
「我還是得遵守承諾,對吧?」她問,手帕沒有回答。
Metha轉身從抽屜裡拿出三條菸,丟進垃圾桶中。



洗標編號: 0419


絲質手帕


水洗,經重新漂白處理


以薰衣草精油提味


處理程序:
備牛奶、備溫水,加入白醋、備溫水,加入檸檬汁、備無味清潔劑
將手帕浸入牛奶三小時後沖去
將手帕浸入白醋溶液一日後沖去
將手帕浸入檸檬汁溶液一日後沖去
以無味清潔劑和清水清洗手帕
脫水後烘乾
噴上微量薰衣草香水



是我,作為追蹤的氣味。


評分: 0+x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