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跡-下
評分: 0+x

「早。」

「啊,前輩早安。」

Dr. Bales辦公室內兩名女性研究員互相招呼,後入室者走向自己位置並將繪有『生化危害』圖標的攜行包放至辦公桌上,桌上名牌寫著『助理 白羅螢』。

放完物品後,她轉頭環顧僅有兩人在的辦公室、剪齊至耳垂的短直髮小幅度搖曳:「只有黃助理妳在啊?主任跟葉助理呢?」

「他們先拿文件去辦理領取跟移送項目了,要我留在辦公室等妳到。」黃助理扶了一下眼鏡回應道:「待會我們直接過去實驗室跟他們會合就好了。」

「唉~其實我不去也沒關係吧?我比較想繼續解剖那些樣本。」白助理抱怨的同時原地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可以啄破5mm強化玻璃的雞耶?我很好奇。」

黃助理苦笑了一下:「到實驗室時再跟Dr. Bales討論看看吧?他那麼開明說不定可以呦?」

「我不要。」白助理立刻駁回提議:「跟他說話會染菌,我自從調到這裡之後濾毒罐消耗速度提高了45%左右。」

「……」

「哈啊?妳那表情是怎麼回事?黃助理。」白助理將眼睛瞇成一線:「難不成妳覺得自己能跟那男人呼吸同一種空氣而感到自豪嗎?」

黃助理臉上紅潮迅速擴散至耳根:「沒、沒沒沒沒有這回事!」她劇烈的搖頭否認,原本以長髮夾固定在腦後的茶色長髮因此散開披落在她的肩膀:「我只是很一般的認為他呼吸的空氣沒這麼骯髒而已!真的!」

(真好捉弄,愉悅。)白助理嘴角幾乎難以察覺的微微上揚:「嘛……隨便你們吧,轉過來我幫妳整理一下。」

「啊,謝謝。」黃助理轉過身背對白助理,兩者一接近後者比她矮半個頭的身高差距就更明顯了:「是說……白……White前輩為什麼那麼討厭Dr. Bales啊?」

「哼。」白助理不屑的輕哼後道:「討厭就是討厭,不為什麼。」她將黃助理的微卷茶色長髮整理成一束後對折、以長髮夾固定好、往後者背上一拍:「好了。」

牆面掛著的時鐘顯示『20██/8/7 09:08』


Dr. Bales在最後一個欄位簽名,筆跡奇醜無比,但總算是完成Keter級項目的領出手續。

特工劉森再次確認所有文件簽核皆已備齊之後,無視在移送隊伍中一直朝他擠眉弄眼的特工拐拐,對Dr. Bales說:「項目領取手續已辦妥,可以移送。」

「好喔~謝啦,劉森特工。」Dr. Bales將筆收回實驗衣左胸前外口袋:「我待會就送它回來,不會超過門禁啦。」

劉森點頭:「實驗務必小心,慢走。」

「你值勤也是,掰啦。」Dr. Bales道別後轉向朝移送隊伍小隊長點頭。

「隊伍前進!」後者一聲令下,載運項目及四具運作中的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的台車開始延寬廣的走道移動。

「這裡是點位B6-K1,SCP-ZH-661完成領出程序,開始移送。」另一名哨點值勤人員特工冷血淡然的使用對講機回報狀況。

哨所時鐘顯示『20██/8/7 09:30』


實驗區,異常效應範圍測定實驗室。

「真是麻煩,明明有醫療小組在,為什麼還要我幫D級包紮?」白助理埋怨著以手上文件夾幫自己臉頰搧風:「害我又用了一次防毒面具,熱死了。」

「因為妳最閒。」葉助理手頭忙著各文件的確認跟簽署,嘴上不饒人:「而且防毒面具是妳自己要戴的。」

「啊哇哇哇~不要吵架啦~」眼見白助理立刻垮下來的臉色,黃助理趕緊從儀器調校的工作中抽身出來緩頰。

「哼,我才沒想吵。」白助理刻意轉向看不到葉助理的方向,眼不見為淨:「那D級把自己手啃成這樣,我當然要預防那是什麼疾病造成的可能性,才不是無用功呢。」

「……那傷口是她自己咬出來的喔?」黃助理臉色一白:「怎麼可能咬成這樣她還沒有反應?」

「焦慮、恐慌或是其他心理因素都有可能。」葉助理把實驗室器材點交表格清點完畢、交給設備維護人員並接著道:「生理性疾病可以排除,我看過文件,這名D級人員的情況比較特殊,待會給她排第二位操作。」

「哼,文件上講的也不會總是沒問題。」白助理沒回頭:「保險起見啦,保險。」

「啊啊啊~他們已經到了~我的Akiva輻射檢測儀還沒調整好背景值啦~~~」

隨著黃助理再次往儀器堆裡埋頭工作,實驗室外運輸台車的運作聲亦停止。

實驗室牆面時鐘顯示『20██/8/7 09:45』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待在這裡?

明明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D-33251,你排第二個操作,在這邊站好待機。」

煩死了,死保全。

「D-33251!停止自傷!」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自傷?

啊我手指包的那堆紗布變得破破爛爛的為什麼?

呸!嘴裡都是渣渣呸!

臭保全咕噥了什麼東西只是個保全囂張什麼?把你配去管K級哈哈

跟那個Dr. 李一樣丟給K級死了餵狗哈哈

「D-6689!上前!去翻那本書!」

哈哈又一個死到臨頭的D級玩K級玩K級死了餵狗跟Dr. 李那個老婊子一樣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

……為什麼我也是D級?


D-33251一臉茫然的抬頭,看著實驗室內的時鐘。

顯示『20██/8/7 10:13』

「……欸?」

「D-33251!換你操作!上前!」


「……不對勁。」

聽到Dr. Bales低語,葉助理從統計文件中抬頭:「什麼不對?博士?」

「影像正常喔,這比遙控手術刀用起來簡單多了。」正在操作攝影機的白助理閒著無聊搭話道。

「不是影像,是那個D級。」Dr. Bales一邊回話一邊準備抓起麥克風卻一個手滑:「嗚哇!?」

麥克風落地之前及時滯空,從儀器旁探頭出來的黃助理鬆一口氣:「還好來得及。」

「……謝謝。」Dr. Bales一把抓起浮空的麥克風喊道:「安保人員!立刻制止D-33251!別讓她碰到項目!」

說時遲了一步,D-33251已經用纖細白皙的手指扣住壯碩的D-6689,把他當成皮球一樣往後隨手一扔,另一手已拿到重新闔起的SCP-ZH-661並碰撞到攝影鏡頭。

「哈啊!?怎麼了!?」因攝影畫面消失而驚嚇的白助理這才反應過來。

「從D-33251身上檢測高指數Akiva輻射!180、190、200!」黃助理回報監測數值異常:「其餘數值無變動!」

「實驗中止!視D-33251為未知神性實體SCP-ZH-661-3!待命應變小組立刻進入實驗室奪回項目!」Dr. Bales朝麥克風怒吼道:「不惜代價!」

實驗室內的安保人員早已抽出警棍和電擊器將SCP-ZH-661-3包圍,但她剛才那單手拋飛壯漢的舉動讓所有人員為之忌憚。

SCP-ZH-661-3環視了安保人員和剛進入室內便舉槍對準她的應變人員,嗤之以鼻的笑著低語了什麼,但因距離跟音量無人知曉。

她咬開包紮在右手拇指上的透氣膠布和繃帶,血液從其上破口如利爪般伸出。

接著毫無猶豫的朝自己頸部深深劃下。

「噫!」看見鮮血噴濺的畫面,黃助理臉色煞白兩手掩面。

「醫療小組準備緊急處置!」葉助理指示道:「D-33251血型為A型!去調度血漿!」

白助理看著血液凝結成的利刃兩眼發亮:「嗚喔!想研究!」

「把SCP-ZH-661放下!D-33251!」Dr. Bales朝麥克風吼道。

SCP-ZH-661-3轉頭盯向觀察室,與本應被單面鏡阻隔的Dr. Bales對上眼。

那脣形像是在說:『好,我,放下。』

SCP-ZH-661-3纖指一鬆,SCP-ZH-661落入地面血窪、消失無蹤。

然後D-33251像是具斷線人偶,癱倒不省人事。

「嗚……Akiva輻射指數……降回基值。」黃助理強忍著嘔吐的衝動繼續監控與回報。

Dr. Bales懊悔的重鎚桌面,然後拍下緊急警報按鈕並廣播:「緊急事件!實驗區B5異常效應範圍測定室發生收容突破!項目編號SCP-ZH-661!重複,實驗區B5異常效應範圍測定室發生收容突破!項目編號SCP-ZH-661!」

此時醫療小組已被葉助理派遣進入實驗室對D-33251及D-6689進行急救措施,安保人員集合其餘D級人員於現場待命,應變人員則回到實驗區走道開始搜索SCP-ZH-661。

看著現場目前已無須指示,Dr. Bales嘆了口氣:「……葉助理,幫我接站點主任。」


Dr. Bales辦公室裡,時鐘顯示『20██/8/7 17:04』

Dr. Bales正面對四方型的螢幕與各種文件和報告奮戰中,三位助理也在各自的位子上忙著整理各種檔案。

「D-33251的初步血檢報告正常。」白助理盯著自己剛收到的電子郵件,透過防毒面具的揚聲器她的聲音有些許失真:「手上跟頸部的傷口也沒殘留異常物質。」

「搜索範圍已經擴大到站點周圍20km。」葉助理迅速的將項目搜索隊回報的訊息看過一遍:「目前沒發現SCP-ZH-661或可能攜帶該項目的人員。」

「我重複對照了所有實驗的數據紀錄,SCP-ZH-661-3帶有的Akiva輻射波型從未於任何紀錄中出現。」黃助理也從數據海洋中探頭出來換氣,她看了一眼時間後說:「啊,五點了,Dr. Bales你是不是需要睡一下?」

一旁的防毒面具像是聽到什麼奇怪的話,緩緩轉向黃助理以透過揚聲器的怪聲音說:「妳這樣講有點色色的。」

「欸!?沒有沒有我沒有那種意思啦~!」後者立刻滿臉通紅否認發言帶有異樣色彩。

Dr. Bales重重的長嘆一口氣:「要休息妳們就先休息吧,我看今天沒弄完檢討報告,站點主任會把我捆去熬湯。」

「那我去泡杯咖啡。」葉助理從座位上起身、走出辦公室。

Dr. Bales正用手指點著螢幕上的文檔、逐字復讀內容用字的流暢跟恰當性,無視了喧鬧中的兩名助理。

等她們消停,文檔也復讀完畢了。

一個白色馬克杯不知何時放在他桌上,裡面的即溶咖啡飄著熟悉的香味和熱氣。

「……?」

Dr. Bales抓抓穿插許多白髮的平頭,環視了一下辦公室。

老是戴著防毒面具的白助理、雖然慌慌張張但總是能把事情辦好的黃助理、淡然處事而且處理事務面面俱到的葉助理。

喫飲一口微燙的咖啡,他覺得自己能來到Site-ZH-16工作真是太好了。


«血跡-上 | 血跡-下 |風起»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