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華鏡中的貓
評分: 0+x

 

 


以監督者議會職權發布

下列檔案屬於萬華鏡貓/3級機密。

XXXX

計畫代號:萬華鏡中的貓


計畫類型

實驗性功能人力培育計畫


計畫緣起

鑒於異常大多具備一定的不可預測性,基金會長久以來總是花費相當龐大的人力資源才能成功捕獲難以預測的異常,並且也經常因為不可預測的性質而無法正確有效地進行長期收容。隨著量子機率觀測技術的進步,目前技術上也已經可能面對理論模型之外的異常時,不通過修正模型而是直接對異常的行為與性質做出預測。因此增訂此一項目,以期更有效地對異常行為進行預測並實現所用技術的實用價值。



主要目標

結合最新量子機率計算技術、人腦功能增幅技術、人工智慧等三領域的先端技術,讓人員能夠擁有小量預知未來的能力並投入實地收容與捕獲中使用。




辦理單位

指導單位: O5指揮部
主辦單位: 高功能人員培育計畫委員會
承辦單位: 萬華鏡中的貓實驗室
協辦單位: Site-ZH-96、Site-ZH-72、Site-ZH-66




使用技術

人腦量子機率觀測: 開發人類大腦本身接收來自機率塌縮之平行宇宙未來之資訊的潛力,並藉此多方觀測當前宇宙最有可能發生的未來。
人工智慧及腦植入物: 在適用者的大腦植入控制電極,並且由代號為Tiloc的人工智能協助大腦蒐集整理來自不同可能性宇宙的情報。




計畫進度

已成功將計畫適用的人員編制進入基金會常規體系,目前並逐步分配實地的異常捕獲/收容工作以檢討計畫成效。




以監督者議會職權發布

下列檔案屬於萬華鏡貓/3級機密。

XXXX

計畫代號:萬華鏡中的貓


計畫類型

實驗性功能人力培育計畫


計畫緣起

鑒於異常大多具備一定的不可預測性,基金會長久以來總是花費相當龐大的人力資源才能成功捕獲難以預測的異常,並且也經常因為不可預測的性質而無法正確有效地進行長期收容。隨著量子機率觀測技術的進步,目前技術上也已經可能面對理論模型之外的異常時,不通過修正模型而是直接對異常的行為與性質做出預測。因此增訂此一項目,以期更有效地對異常行為進行預測並實現所用技術的實用價值。



主要目標

結合最新量子機率計算技術、人腦功能增幅技術、人工智慧等三領域的先端技術,讓人員能夠擁有小量預知未來的能力並投入實地收容與捕獲中使用。




辦理單位

指導單位: O5指揮部
主辦單位: 高功能人員培育計畫委員會
承辦單位: 萬華鏡中的貓實驗室
協辦單位: Site-ZH-96




計畫進度

已成功將計畫適用的人員編制進入基金會常規體系,目前並逐步分配實地的異常捕獲/收容工作以檢討計畫成效。






使用技術

人腦量子機率觀測: 開發人類大腦本身接收來自機率塌縮之平行宇宙未來之資訊的潛力,並藉此多方觀測當前宇宙最有可能發生的未來。
人工智慧及腦植入物: 在適用者的大腦植入控制電極,並且由代號為Tiloc的人工智能協助大腦蒐集整理來自不同可能性宇宙的情報。









Site-ZH-72有兩名「萬華鏡貓」,也就是被那樣的計畫培育出來的預知能力者。

雨滴輕輕打在地上,陰雲稍微遮蔽了午後的陽光,那是一場不怎麼大的雨。雨聲並不嘈雜,員工休息室裡也只有正常的聊天閒談而已。沖好一杯咖啡後才發現這似乎是調任來Site-ZH-72以後遇到的第一場雨。不禁有點感嘆。其實本來也不是很討厭雨,只是手術過後的適應期如果遇到雨天真的是無法忍受的痛苦,居然真的能撐過來現在想想也是不可思議。

更早那個時候聽說存活率甚至不到二分之一,大概兩個人裡面有一個人沒有被逼瘋就萬幸了。真不知道學長是怎麼挺過那段時期的……說起來,學長去哪了?

「前輩,頡墨學長去哪了?」對著聊天熱度稍微冷卻的前輩們拋出疑問,如今也是這麼熟悉而簡單的事情了。

「在蓮花池那裡吧,那個傢伙每次下雨都會跑去那裡。」

「大概是個很喜歡雨的人。」

「學長……原來喜歡雨嗎?」

還記得被雨聲沖得暈頭轉向的那個時期,如果學長經歷過一樣的事情,或者更加嚴峻的情況,很難想像居然會對雨天抱有好感。

……等一下繞個路去看看,這麼想著,宇楊走出了休息室,而頡墨學長確實就站在遠方的蓮花池的前面,動也不動。

雨滴輕輕打在地上,陰雲稍微遮蔽了午後的陽光,那是一場不怎麼大的雨。雨聲並不嘈雜,員工休息室裡也只有正常的聊天閒談而已。宇楊沖好一杯咖啡後才發現這似乎是調任來Site-ZH-72以後遇到的第一場雨。不禁有點感嘆。其實本來也就不是很討厭雨,只是手術過後的適應期如果遇到雨天真的是無法忍受的痛苦,居然真的能撐過來現在想想也是不可思議。

更早那個時候聽說存活率甚至不到二分之一,大概兩個人裡面有一個人能撐下來就萬幸了。真不知道學長是怎麼挺過那段時期的……這麼想著,宇楊才發現午休一直沒看到學長的蹤影。

「前輩,頡墨學長去哪了?」對著聊天熱度稍微冷卻的前輩們拋出疑問,如今也是這麼熟悉而簡單的事情了。

「在蓮花池那裡吧,那個傢伙每次下雨都會跑去那裡。」

「大概是個很喜歡雨的人。」

「學長……原來喜歡雨嗎?」

還記得被雨聲沖得暈頭轉向的那個時期,如果學長經歷過一樣的事情,或者更加嚴峻的情況,很難想像居然會對雨天抱有好感。

……等一下繞個路去看看,這麼想著,宇楊走出了休息室,而頡墨學長確實就站在遠方的蓮花池的前面,動也不動。


雨落在蓮葉上,雨落在蓮花上,雨落在蓮池上,雨落在蛙背上。

雨落在蓮花上,雨落在蓮池上,雨落在蛙背上,雨落在蓮葉上。

雨落在蓮池上,雨落在蛙背上,雨落在蓮葉上,雨落在蓮花上。

雨落在蛙背上,雨落在蓮葉上,雨落在蓮花上,雨落在蓮池上。


 

雨滴散佈成濃霧。

世界像是靜止了。

水珠觸感如海洋。

雨聲連綿而不絕。


 









關於萬華鏡貓的雨盲問題

萬華鏡中的貓實驗室


萬華鏡貓的資訊處理在下雨或者類似大量隨機彈跳物存在的狀況下會出現問題。可能性太多而導致經過強化手術的大腦接收數量過於龐大的訊息,而Tiloc人工智能與相應的植入物都沒有針對此一現象做出防範的機制。因而初期的萬華鏡貓幾乎只要一場小雨就可能導致徹底損壞。

……

此一現象經過兩個世代的改進已經得到長足改進,儘管大部分萬華鏡貓還是對雨天感到不適,但也幾乎沒有再報告出現真正完全佔用大腦資源的雨盲現象發生。



關於萬華鏡貓的雨盲問題

萬華鏡中的貓實驗室


萬華鏡貓的資訊處理在下雨或者類似大量隨機彈跳物存在的狀況下會出現問題。可能性太多而導致經過強化手術的大腦接收數量過於龐大的訊息,而Tiloc人工智能與相應的植入物都沒有針對此一現象做出防範的機制。因而初期的萬華鏡貓幾乎只要一場小雨就可能導致徹底損壞。

……

此一現象經過兩個世代的技術改進已經得到長足改進,儘管大部分萬華鏡貓還是對雨天感到不適,但也幾乎沒有再報告出現真正完全佔用大腦資源的雨盲現象發生。







雨滴散佈成濃霧。

世界像是靜止了。

水珠觸感如海洋。

雨聲連綿而不絕。


 

在一片雨中,頡墨與宇楊背靠背。那是第一次的收容任務。

對象原本只是一隻會朝人丟東西的猴子,被基金會注意也只是因為牠丟的東西異常堅硬而已,實際上被打到也頂多是瘀傷。然而就在收容組的人在混亂中向牠射了一發實彈以後,回敬的攻擊就開始有相當於步槍子彈的貫穿力了。

「學長,我去近身。」

宇楊說著就衝了出去。頡墨在雨中的視野雖然被籠罩著一片慘白,但宇楊以及那隻猴子的動作卻也同時看得很清楚。

宇楊向右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

宇楊跳起來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

宇楊向左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

宇楊伏地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


 



然後在那一瞬間,頡墨的視野裡跳出了幾個幾乎不曾看過的視窗。

Tiloc.aic:系統錯誤。


Tiloc.aic:重新整理…


Tiloc.aic:重新整理完成。

宇楊向右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然而還有一發子彈朝他迎面而去。

宇楊跳起來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然而還有一發子彈朝他迎面而去。

宇楊向左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然而還有一發子彈朝他迎面而去。

宇楊伏地閃躲了猴子丟出來的「子彈」,然而還有一發子彈朝他迎面而去。


 




宇楊來不及閃躲。

宇楊的動作無法再閃躲。

宇楊好像沒有注意到。

宇楊距離子彈太近了。


 




宇楊被射穿了。

宇楊被射穿了。

宇楊被射穿了。

宇楊被射穿了。


 






Tiloc.aic:出現嚴重錯誤,緊急關機。

頡墨醒來的時候,整隊收容小組,包含宇楊都已經死了。

頡墨醒來的時候,整隊收容小組,包含宇楊都已經死了。

頡墨醒來的時候,整隊收容小組,包含宇楊都已經死了。

頡墨醒來的時候,整隊收容小組,包含宇楊都已經死了。


 

「學長,你還好吧?」




異常物件ZH-9917收容嘗試

Site-ZH-72




嘗試結果


失敗


物件描述


異常物件ZH-9917是一隻外觀類似獼猴的生物,會在人類接近時投擲物品進行攻擊。此類投擲物有著異常的結構強度,且可以檢測出有多種異常作用的痕跡。該生物直到此次收容嘗試以前都未展現出足以殺死人類的投擲力。目前推測該物件仍然躲藏在最初發現地點的山林中。


事件經過


Site-ZH-72已從一個星期前就陸續接獲疑似該物件襲擊當地居民的報案紀錄。於是在山林中設置陷阱並派遣收容小組前往收容。然而在收容組員因為慌亂而錯誤使用實彈開槍以後,該物件的投擲力出現大幅度飛躍成長,最終導致整隊收容小組僅有一人生還,而物件下落不明。



附註


本事故中唯一倖存者的萬華鏡貓-1-99「頡墨」表示,在那之後他經常看見另一名本應於事故中身亡的萬華鏡貓「宇楊」正常於Site-ZH-72中活動並處理業務。駐站心理醫師表示這可能是創傷經歷導致的幻覺症狀。但萬華鏡中的貓實驗室的研究員則持不同意見,表示該特工可能意外地能夠持續看見一個「以當前現實而言已經不可能發生的另類現實」。無論如何,如果此一情況未逾三個月內獲得改善,將由高功能人員培育計畫委員會於最近的會期中裁定是否將之除役。

「學長,你還好嗎?」

「我沒事的,謝謝。」

對於這樣的頡墨,其他人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那是一個雨下得像是煙霧一樣看不清前方的雨天。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