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學院學生手冊
評分: 0+x
DeerSeal.png

歡迎來到鹿學院

鹿學院是魔幻之地。當然,你們大概已經知道了,這大概就是吸引你們到這裡來的原因。但大多數招生的東西都是廢話:那更像是給你們的家長而不是給你們聽的,向他們保證他們會明智地花掉所有金錢。我們要求傑出的學生提供他們對什麼是真正需要知道的新鮮事的看法,並且只挑選出符合我們高編輯標準的兩個。還有就是其中一位勒索了我們,而另一位給我們買了啤酒。他們就在這。

和以前一樣

歡迎,新進的大一生,進入你們生命中最糟糕的四年(嗯,平均是 4.5,但是誰會去算呢?)。在你們的鹿院時光,你們會經歷前所未見的恐怖:五小時的奇術實驗、連續的徹夜苦讀、食堂咖啡的無底馬克杯、社區安全人員的全視之眼,在最後潛伏著可怕的畢業專題論文。你們的身體、心理和靈魂健康都會惡化。你們會不顧品質地大量生產一篇又一篇的論文,每篇的主題都比之前還要神秘晦澀。你們的父母會問你們在學什麼,你們會發現自己無法回答。你們會度過這種經驗:懷恨且破碎的靈魂,在畢業以後許久依然遊蕩在校園,勾搭比你們年輕許多的人,以試圖重溫你們在被我們稱呼為學術界的可怕機器之齒輪碾碎前的輝煌日子。最後,你們將繼續前行,只留下足跡以及未來幾十年縈繞於校園的可怕詛咒。

這並非全是壞事──黑暗中總有一線光明。你們將遇到令人興奮、有趣和聰明的個體,並與它們建立長達一生的聯繫,甚至可能更長久。你們的神祕專門知識將被磨練到如剃刀一樣鋒利,你們能夠在你的哲學課上使那個自由意志主義者閉嘴,讓其他人說話。你們將學習人們不應該知道的事情、進行違背自然法則和自然之神的行為,並看到現實的結構,看到它實際上身為的幻像──甚至可能在你們清醒的時候也是如此。當你們完成後、當你們殺死專題之蛇、滿足你們的分組課程要求,並在畢業典禮走過那個舞台之時,你們將收到最終獎勵:一張花哨的紙上寫著你的名字,這其實對現實世界中的任何事情都沒有好處,因為 FBI 說我們無法告訴大家我們實際去了哪裡讀書。

在那一天結束時,請記得原本可能會更糟。你原本可能會進 ICSUT。

— Mordecai Diabolus,學生會終身主席

這裡一定就是那個地方

好吧,你們必須要相信我:不要聽信 Mordecai 說的任何事,他真的是敵基督。我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他們會把他的文章放進去,但他握有某些對整個學生會的重大勒索材料,所以這幾乎是定當發生的。值得慶幸的是,我可以在本周的任何一天用賄賂來勝過他,所以我很確定這條消息也會放進去。那麼,無論他說什麼,鹿學院都是好的。嗯,機構本身很棒,但是社區和成員呢?棒極了。每位教授都是各自領域中的佼佼者,而且大多數課堂都是小型的,讓你們能真正了解教導你們的人。校園裡總有一些事情在發生,無論是學生活動中心的舞蹈、四方廣場上的即興咒語決鬥、甚至只是在你們宿舍的公共休息室裡齊唱一首民謠。甚至當你們陷入畢業專題時也不是真的全然那麼糟糕;而且要是你們選擇了自己真正喜歡的主題,那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並不是說校園生活有時不會比較艱辛。與任何官僚機構一樣,管理層在做出改變的方面可能令人心智麻木地緩慢;社區安全委員可能會沒收你們的大麻一兩次;而且很不幸地,會有你們不喜歡的人:那種為了性愛而把正在洗澡的你們趕出去的室友、在轟趴勾搭你們的詭異校友、還有那個在你的哲學課上不肯閉上嘴的自由意志主義者 (老實說,我相當確定那傢伙實際上是某種古老詛咒或怨靈),這些以及其他更多會是你這段時光的汙點。還有,有時候在你們連續清醒了 37 個小時之後,靈魂之暗夜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的雙手會無法停止發抖足夠長的時間來輸入畢業專題的下一段,你們會想要回到過去警告自己別來這裡。

但即使鹿學院使你遭遇挫折,請記住原本可能會更糟。你原本可能會進 ICSUT。

— Gwenhwyfar Thistlebranch,學生會流亡主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