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驗心理諮詢室
評分: 0+x

心理諮詢室,這裡負責了Site-ZH-02大大小小的諮詢與心靈類SCP的影響分析,第四諮商室在作為備用室許久以後終於迎來了久違的高級研究員,能夠正式運作。

在外人眼裡看起來,目前的第四諮商室裡瀰漫詭異的氣氛,但只不過是Mad和Oliver共處一室而已。
「說,怎麼了……別浪費我時間。」Oliver不耐煩的說,一邊翻閱著Mad的個人資料。
「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嘛~」Mad笑嘻嘻的說。
Mad靠在桌上,用更近距離的看Oliver「平常根本不會和你說到話呢!」
「算了……」Oliver點了幾滴墨水在紙上,將其對折後展開。
「這是墨跡測驗,跟我說你看到了什麼」

白紙上是紅色和黑色墨水的對稱圖形。

他看了那張對稱圖後說:「一位母親倒在血泊中。」
不過,比起無聊的測驗,Mad看著眼前的同事,這個沉默寡言到有些異常的人,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點熟悉的味道。為此,他要好好地試探看看,是否如他所預想的那樣。

Mad語帶挑逗的問:「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啊?我知道最近有一部好看的電影,叫『月光光心慌慌』有興趣嗎?」
「不要」Oliver果斷拒絕。
「真可惜。」Mad惋惜地說。

「你的回答很有趣」
「你這個人也很有趣。」
「你又看到了什麼呢?」Mad反問。
「一個殺手身上有著血跡。」Oliver冷淡地說,像是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雖然有趣但不是好現象。」Oliver寫了一些精神疾病在紙上。
Oliver拿出水果刀,並指向刀面。「看到了什麼?」
「一把銳利的水果刀呢,不知道滴幾滴發光胺上去,再用黑光燈照會發生甚麼事?」Mad仔細地看了那把水果刀。
Mad像是又想到什麼似的,又接著說:「還是你用雙氧水清理過了?」

「話說你們是在挑選武器嗎?」在一旁監督他們看不下去的道士說。
「我不知道,他只是給我看了把刀而已。」Mad聳肩,表示和自己沒關係。
「你們不能正常些嗎?」Oliver將刀反拿,看似要舉起卻又放下了。
「靠北!痛死了!」門外傳來山羊博士的聲音,好像是撞到什麼了。
「你沒事吧?山羊博士?」Mad站起身,本想過去關心山羊博士的狀況,但是礙於現在目前在進行測驗中,他便坐下了。
「看來我還是先去看看山羊那邊究竟發生什麼事好了」道士離開了第四諮商室。
「那拜託道士了。」

Mad翹起二郎腿,手肘向後靠「這和測驗有關係嗎?Dr.Oliver」
「希望沒有……」Oliver露出了嗜血的眼神,刀子依舊反拿
「你乾脆殺了我好了,看你的評估報告那麼的……奇妙。」Oliver作勢的遞出刀子。
「樂意至極,不過我通常自備武器。」語畢,Mad站起身子,從白大褂的口袋中拿出了平常慣用的手術刀。
「但是啊……」在距離Oliver的眼球只有一公分的距離時,Mad停了下來,他並沒有付諸行動。
「我還不想因為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離職呢,我家還有我可愛的弟弟在等我回家呢!」一提到自家弟弟,Mad的眼神變得相當的自豪。
「却……看來下不了手……」Oliver又在評估報告的紙上多寫了一行字。
Mad坐下,維持剛剛的坐姿,手中仍然拿著手術刀,笑咪咪地看著Oliver問:「測驗還要繼續嗎?」
「當然,你的反應讓我想起,我在調來這邊之前,那邊的輔導員做了同樣的事,他會慶幸旁邊站了保全」Oliver指向Mad旁邊的位置。
「欸!我該不會之後就變成什麼重點關注對象了吧?」Mad開玩笑的說。
「不會的,但你需要,是說,你殺過人吧?」
「你不也是嗎?」
「不可否認,是沒錯,但我總是帶著面具行動,而且觀察很久,你太高調了」
此時,在牆後的Dr.NG悄悄地跟山羊博士和道士説:「他們每次都這樣,會不會真的出人命呀」
「不會喔。」Mad回應了牆後那端的聲音。
「也許不會」Oliver冷笑了一聲。
「嚇!」Dr.NG感到不可思議,「他們竟然聽到我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第一句就被聽到了!」
Mad再次回答牆壁那端的聲音。「雖然不敢自誇,但是我的聽力還不錯喔。」
「回到正題。不過,可能對你來說,殺人這種行為,只不過是腦內機制罷了。」Mad推測Oliver殺人行徑的目的。
Oliver反駁他的推測,並澄清:「是娛樂,你呢?難道是工作嗎?」
Mad笑而不答。
「快來幫我搬東西啊你們—啊痛痛痛!」門外的山羊博士對同事大喊。
「你最近殺過人,對吧?」Oliver追問。
Mad無視Oliver的問題,走出門外幫山羊博士搬東西。
神奇了,剛才要去幫山羊博士的道士人不見了。
看到剛剛還在諮詢室裡的Mad突然接手幫他搬東西,山羊博士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堆東西真是天殺的重!
山羊博士好奇的問:「你不是在諮詢嗎?」
Mad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了他要搬去哪裡。

「媽的……」Oliver見狀,無奈的罵了一聲。
Mad頑皮地對Oliver擺了個鬼臉。
Oliver將門鎖上,獨自寫著評估報告。並留了一張紙條,上頭寫:「下次你來評估他,給助手 Oliver留」
「我來搬啦,你先回去。」山羊博士接過Mad手上的東西,要他趕快回去諮商室繼續接受諮商。
看到剛剛山羊博士的樣子,Mad再三確認「你確定嗎?」
山羊博士一直強調自己真的可以,Mad這才放心回去第四諮商室。

看到第四諮商室的門關起來,Mad知道自己已經讓Oliver生氣了,不過今天已經收集到需要的資訊了,倒是沒差。
Mad在回去前說了一句:「再見,麥克邁爾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