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小徑
評分: 0+x

5

「謝謝你讓我搭便車。」青年到了目的地後下車脫帽向對方致謝。
老人擺了擺手表示無須道謝,但是對於他到訪的目地的,老人不解的詢問「年輕人啊,我很好奇是什麼風把你吹來這裡?這坐森林可是這一帶最偏僻的地方了」

「沒什麼,只是久違的想家了。」 青年再次向對方致謝,拿好自己的行李便轉身往森林深處走去。
留下困惑的老人目送著對方離去的身影,這一帶唯一的地主老早就不再了阿?

青年拎著一只皮箱手拿一束鮮花,愉悅的步伐踩踏在鄉間小徑上,每一步都是如此輕盈,自己開心的像是快飛上天。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樹木和花草味,動物們準備著過冬所需要的食物,沿途的景色讓他想起往日的美好時光,彷彿這些回憶都像是昨天才發生一樣。

回不去了,及腰的荒草淹沒了小徑

路的盡頭,那被樹海包圍的木屋正是青年的家。他將那束花藏在身後,深呼吸一口、調整自己的儀態。或許是很想念的關係吧,他看上去有些緊張,像個孩子一樣滿懷期待的打開了大門。
一進門看見母親坐在沙發上正在製作手工的肥皂,壁爐裡的火燃燒著,像是預知到他回來的時機,母親特別為他留了搖椅上的位置,還將他最喜歡的毯子放在上面。
一切都沒變,真好。

一切都變了,厚厚的灰塵淹沒了記憶中的家
他環顧著四周,這裡和記憶中上次離開時一模一樣。

「回來啦,怎麼又瘦了?有沒有好好吃飯?最近過的好嗎?別把自己操勞壞了。」母親一看見他就放下手邊的進行的工作,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仔細端詳對方這些日子以來的變化。
青年報以微笑,拿出那藏在身後許久的花束遞給了對方。

「你還記得我最喜歡的花是向日葵啊」她接過那束花拿了個花瓶,細心裝飾的將禮物在窗台上,陽光灑落一切像畫中的世界一樣完美。

青年將皮箱放在腳邊,抱著熟悉的毛毯坐在搖椅上,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一樣樣的向母親報備。「前陣子去了一趟Site-ZH-44,看到髒東西就順手清理了一下。算是……那邊的深山傳說?」
當時他是去確認在聚餐後Surge有沒有產生其他副作用的,好險最壞的狀況沒有發生,只是聽說某人像起司一樣被魚叉穿刺就是了,幸好Surge把聚餐那天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看來藥效有發揮作用。
對了!那裡產的茶葉非常好喝呢,下次也帶一些回來給你吧。」

「還有什麼呢?我想想看……上次長假的時候和V、Reverberate博士跟丹澤他們在處理完異常事件後一起吃了火鍋,10月多的時候和V還有Surge一起去吃地下街新開的炸串店……好像都是吃的?」青年突然注意到,好像最近發生的事情多半都和吃的有關係。
「上次異常月餅事件也是,怎麼都和吃的也脫不了關係呢。不過比起蛋黃餡的我更討厭芋頭餡,芋頭根本是惡魔的食物吧!」

原本皺著眉頭沉浸在回憶中的青年突然想起了被自己冷落在一旁的皮箱,他連忙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交給了母親。
「還記得我以前你提起的Site-ZH-81嗎?我終於遇到他們了,他們有在地下街賣一些有趣的東西,極光罐啦、火鳥的羽毛啦、還有妖精的晨露……什麼的。不過我最後選擇了這個捕夢網,說是捕捉到的夢會在醒來時變成結晶黏在網子上。」

「有趣的是在買了這個捕夢網以後我幾乎沒什麼做夢,很荒唐對吧?」青年稀鬆平常般的說出這句話,他已經習慣基金會高壓的生活了,有的時候做夢反倒讓他有點不太自在。

「不過能這樣回來看妳,就跟做夢一樣吧」看向自己平日生活中所能換想出的最美好的畫面在眼前重現,青年不經脫口說出自己的感慨。

而母親沉默不語。
強烈的倦意像浪潮一般的襲來,巨大的哈欠取代了尷尬的沉默

「誒?怎麼了,沒睡好?」母親擔心的看著青年。

他搖了搖手,再完美的儀容也無法掩飾連續三天無眠加班的疲倦。
「我知道基金會的工作很忙,但你還是要好好休息。」
「我去準備吃的,你就在這邊好好補眠,做好我叫你起來,你阿!一定餓壞了吧?才會一直想到吃的。」
青年不再堅持,將毯子裹著身體,緊緊的閉上了雙眼。

「晚安,止染。我最親愛的兒子。」母親從沙發上站起來親吻他的額頭。

再次張眼的瞬間是濃郁的黑暗,沒有開燈的房間視線非常糟糕,他扶著牆壁腳步緩慢的尋找電燈開關,還差點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絆倒。

最終,在一片黑暗的情況下止染終於打開了電燈開關,他看向窗台的向日葵,隨後走進廚房查看狀況。
然而廚房裡空無一人,完全沒有使用過的痕跡。
接著他返回客廳,發現了沙發上的捕夢網依附著閃閃發亮的結晶。

果然,夢裡什麼都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