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99

警告:以下文檔為 5/099 級機密


任何並未持有 5/099 級權限卻試圖存取該檔案的人將會留下記錄且遭受到立即的處分。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ZH-099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機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SCP-ZH-099由Site-ZH-81所搭載,放置在艦首第二層甲板中錨室的外側。為使其能夠安全的作業,相關人員應以每個月一次的頻率對其進行保養與清理作業。每一次使用SCP-ZH-099的時間、海洋狀態等地理訊息應該被妥善紀錄並保管在Site-ZH-81之圖書館中。

描述:SCP-ZH-099為一組共兩個,高約5.35公尺,重達36噸之生物-機械結構體。此一機械結構體外觀酷似為現今的專利錨。經過熱釋光定年法研究後推斷此一異常物品出現於約莫4500年前,無論是錨柄或是錨爪,均由[已編輯]金屬製成。錨柄與錨爪表面有用以希伯來文、希臘文、阿拉伯文、馬其頓文、波斯文、泰米爾文等多種古老語言所篆刻之文字及花紋。經專業藝術學家與考古學家表明此一花紋極可能為清真寺內部牆壁花形圖騰之來源。

SCP-ZH-099幾乎不可能被破壞,且經多次實驗證實將其接上適當的錨鍊與錨機後,SCP-ZH-099會無視海床地形、海床深度及錨鍊長度等地理、物理限制因素於任何地方下錨。

SCP-ZH-099於亞拉拉特山主峰西方2公里處1回收,據其發現人R████████博士與Isaac上將指稱,發現SCP-ZH-099當天視野意外地良好,讓搬運過程與收容過程順利許多。另外在搬運過程中所有目擊者皆已進行C級記憶刪除。SCP-ZH-099初期分級為Safe,爾後因其於Site-ZH-81上的實質用途而更改為Thaumiel。

SCP-ZH-099除了上述的異常外,還有其於幾個異常現象。

  • SCP-ZH-099完全不受時間或已知的物理效應影響。
  • 基金會現有科技無法複製出此項目。
  • SCP-ZH-099之金屬結構中探測出多個人類基因。
  • 其休謨指數長期維持在450-550之間。

附錄一:SCP-ZH-099於實務上使用之實驗

操作人員:研究員"蜂鳥"及SCP-ZH-099研究團隊
編號 下錨地點 深度 結果
1 台灣西部40海里處 200公尺 穩定下錨
3 澳洲北部25海里處 350公尺 穩定下錨
7 美國東南岸外的布萊克海台 500公尺 穩定下錨
11 台灣東部30海里處 780公尺 穩定下錨
19 阿留申海盆 3000公尺 穩定下錨
88 南冰洋南三明治海溝 8400公尺 穩定下錨
███ 挑戰者深淵 11000公尺 穩定下錨
████ ██████ 9805公尺 ████

實驗結論:

由此一實驗得知,SCP-ZH-099能夠適應任何海床地形、溫度、環境、氣壓、岩層狀況等等地理環境因素,於任何地方下錨。需要特別注意的一點是在下錨的狀況下,無法用肉眼、五感、各類型探測裝置去探知其海平面下一百公尺以下錨鍊的存在。但各方數據皆顯示已經下錨完成。
且在高達上千次的實驗中,未曾發現過走錨2的現象。

附錄二:Isaac上將的日記(現已存放於Site-ZH-81之圖書館中)

17/██/████ 晴 
  向北北西推進了35公里。
  我其實沒有聽懂身邊這個女子她究竟在說甚麼,什麼書本、什麼異常、什麼世界美景,她以為自己是在51處工作是嗎?我們現在會一起行動也是巧合,畢竟我的旅行也在繼續。能夠找到那艘被蘇聯拋棄的船已經足以寫進我的人生傳記中了,其實就我這個年過半百的年紀,也難再求太多。但她還是誠摯地邀請我們再一起旅行一陣子,正好她有一支看是裝備齊全且精良的探勘隊伍。但關於自己的來歷,她總不願意透漏太多,甚至我都懷疑她告訴我的名字是不是她的本名,就連這一隊探勘隊都讓我心生懷疑,多年來的作戰經驗讓我對他們抱持著太大的戒心,但這支探勘隊在各方面的專業知識都讓我懾服。

23/██/████ 雪
  向北北西推進了17公里。
  入山之後大雪讓整個隊伍前進的相當緩慢,但還沒有到難以前行的地步。雪爪深陷雪地裡的感覺對我這個長年待在船上的人感到有點新鮮,甚至內心還有些興奮。還只是個上校時,也曾經也陪兒子去爬雪山,但臨時的任務讓我沒能陪他走完,也沒能跟他們一同看到漂亮的風景,算是我人生的遺憾,雖然兒子也大了,甚至準備結婚,但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跟他甚至跟我的孫子一同爬山,就像現在一樣。

25/██/████ 雪
  向北推進13公里。
  我聽過很多傳聞,但沒有想到有一天能來到這裡,他們說目的地在亞拉拉特山那個還沒有人能夠攀到的山峰旁2.2公里處。我問了探勘隊的隊員說為什麼執著這個地點,他們也沒答上來,身為副隊長的女性只是笑了笑,要我去問他們的隊長這個問題,我已經試過了。但她只是說了些:總感覺有必要,就來看看吧。之類不負責任的話。我不理解,為什麼這樣個性散漫的人能夠當上這樣一支精良的探勘隊的隊長。她甚至沒能給我半點領導者的特質。

29/██/████ 暴雪
  無向前推進
  我們很接近了,但是暴風雪讓我們兩天幾乎沒有前進,他們在帳棚裡面規劃之後的前進路線。我並沒有相關知識,只能坐在一旁思考這是哪個國家的科學研究團隊,但是隊伍人員的人種的豐富到讓我想不到一個可能的答案。他們坐在燈旁,看著地形圖和羅盤,讓我想到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指示地點轉成戰艦,隊員變成在軍中服役的同袍。是說不知道那艘被我們找到的船最後怎麼樣了,雖然隊長說她把她交給自己的公司處理,但她說的公司又是甚麼,我問了很多次,從來也沒能明白。沒有人願意回答我這個問題,那我只能暫且把這支探勘隊訂為在私人探勘隊了,也許是沙烏地阿拉伯的民兵探勘隊吧。

03/██/████ 大雪
  向北方推進3公里
  我們向上攀登了幾公里,但明顯的還不夠,天氣太惡劣了,就連我在夜裡也沒敢入眠。而從上山到現在也差不多要10天了,他們也開始商量糧食的問題。今天的會議隊長沒有來參加,我問其他人她會在哪裡,在這個重要的時間點她能到哪裡去。結果其他人跟我表示通常遇到這種狀況,她會在晚上隻身一人到外頭去走走。太可笑了,零下的低溫、大雪、烏雲蔽日沒有光源,一個人在外頭走走是自己活活凍死嗎?
  我問著他們為什麼不追上前去,但他們只是搖了搖頭說:我們也很想,但是沒人能夠這樣做,甚至我們也覺得帶著我們這群研究員、地質學家登山,是不是給隊長造了很大的麻煩,畢竟她還要照顧我們。
  他們在說甚麼,這樣危險的攀登行動,當然得要有夥伴啊。但副隊長只是笑了笑,說我對隊長的認識還不夠深。

04/██/████ 雪
  向東北方推進15公里
  幾個小時後她回來了,雖然看起來臉色不是太好,但她說她找到前進的方向了,抱著一整晚的保溫瓶她跟幾個隊員把路線圖重新畫過。他們說若我不相信,可以待在這裡,他們會原路回來,到時候再來接我。天人交戰之後我還是跟著隊伍前進了,也許我的體內還有一點年輕時願意冒險犯難的精神在吧。果真照著她的路線,雖然一開始看似朝南繞了遠路,卻實質上向目的地前進了七公里,他們說這是因為這一帶幾乎沒有人類造訪的跡象,所以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或資料,地圖上看到的最近路線也不見得是最好的,必須靠經驗走出自己的路。
  這讓我開始有點佩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卻永遠走在最前面的女子了。

05/██/████ 雪轉晴
  向西北推進23公里

  誰可以告訴我為甚麼轉晴了?我聽說這裡終年大雪,幾乎沒有放晴的日子,只要不颳風就已經能夠稱得上是難得一見的好天了。但現在這個曬在身上的太陽是怎麼回事?
  我們最終來到一處小丘,抬起頭能夠看到亞拉拉特山主峰,她用雪爪把雪撥掉直到看到底下的岩石結構。所有的人都站在一塊看著眼前的美景。散去的雲層能夠讓人窺見底下亞美尼亞綠油油的土地,彎曲的淡藍色河流和一點一點的城市聚落。我們在海拔4700處欣賞人間美景,這從沒有人看見的景色。
  他們做了一些簡單的調查,包含岩石取樣,速寫、測量。
  不登頂嗎?我問著探勘隊伍的成員。不需要。他們簡單的回答我。這回答只能讓我看著山峰,也許有一天我會自己再組一支探勘隊再次造訪此地,也許那時候還會找上這名女子。
  整個研究的時間其實很短,山上的天氣陰晴不定,就跟赤道附近的海面一樣,在天氣變糟糕前他們得做好所有的研究然後下山,看著隊長在數十個人中調度指揮讓事情一件一件完成。大概只有這時候她才有一點隊長的樣子,不得說我在這趟旅程中對她還是稍有改觀,她不只表現出她的專業經驗,且會毫不猶豫地根據狀況下達最好的指示,雖然偶爾殘忍了些,但很多時候她的決斷是正確的。她的話不多,我也與她認識不深,但從側面觀察,還是感覺她是個溫和的人。
  然後在研究結束後,她突然轉頭過來看著唯一無所事事的我,說出了我最不能夠理解的一句話:上將,你想不想要帶個辦手禮回去?

附錄三:SCP-ZH-099文字的轉譯

  I.我聽到有聲音從中傳來,從寂黑的深殿中傳來,那聲音說道:去罷、去把盛著神之大怒的碗,倒在地上。
 
  II.第一個神使把第一個碗倒在地上,惡毒的膿瘡爬上了那些拜獸的人的身上。
 
  III.第二個神使把第二個碗倒在山上,長青的植物布滿了有毒的藤蔓和彩色的蘑菇。
 
  IX.第三個神使把第三個碗倒在河中,所有的河水都成了鮮血的顏色,所有的海水都被染紅。我聽到了神的使者喊著:這樣的做法是正確的,我們無須憐憫那些獸之使徒,他們曾經掠奪您的鮮血,那現在也得償還。
 
  X.第四個神使把第四個碗倒在塔上,高塔隨即裂成了無數塊,把獸之使徒區分開來,沒有人能夠說神的語言。
  
  XI.第五個神使把第五個碗倒在天上,太陽分裂成七個,強烈的光芒帶給獸之國黑暗的絕望。
 
  XII.第六個神使把第六個碗倒在海上,大洪水席捲而來,神垂下仁慈的手臂,拿起焦黑的木頭和生鏽的鐵礦,命信他之人勞其身心,為他建立華美的宮殿,裡頭要收藏有祂造的萬事萬物。
 
  XIII.第七個神使把第七個碗跟著萬靈的墓碑藏了起來。

此八條文段於同一時間被刻在SCP-ZH-099上,SCP基金會語言研究學者於SCP-ZH-099之凸緣發現另一由希伯來文篆刻之小字

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亞拉拉特山上 -創世紀 8:4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