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是個充滿蘑菇的地方
評分: 0+x

令我作噁,這裏的一切,令我作噁。環繞的圍牆,來來去去的人類,還有充滿在一切空隙之中的空氣,令我作噁。如果被我逮到了,我要把他碎屍萬段,那種忘恩負義的傢伙不需憐憫。他的傲慢,他的把戲,已經放肆得太久。想當時,他用某種詭計說服了我美麗的公主,和他一同待在那虛假的幻境之中,但跟我在一起,我可是能讓她成為高貴的皇后。回想起來,那傢伙還一度是我的朋友,我竟能傻到相信這瘋子,也因此,現在的我付出了代價。待我逃離這囹圄的那天,我要那敗壞的男人品嚐復仇的滋味……


「拜託,M,已經連續搞了三天了,還是放棄吧?我們能收到訊號只是偶然而已。」L看著自己的(矮冬瓜)老哥,他的眼神與聲音毫無保留地透露著憂慮與恐懼。

「不,搜索不能就此結束,」M的眼袋十分深邃,「我們必須完成它,這件事已經拖太久了。」

「M,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嗎?我們都已經找了好幾個月了,誰知道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意外?如果他還沒死成,那也快了。P她很想念你,而且你可能忘了我也是有妻子的,我不想為此耽擱這麼久,M,家庭生活正等待著我。」

「你想臨陣脫逃?門口就在旁邊。我不需要你,這一直都是我的任務,我的工作。車子裡有足夠的燃油送你走。」M說話的同時仍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仔細查看著每一滴數據,任何線索,都可能指向他的目標。

「M,拜託,有更多值得你去在乎的事,而這毫無意義。」

「毫無意義?!你的意思是我們這35年的奮鬥全都毫無意義?!滾,給我離開。」

「M,我並沒有這麼想──」

「你確實沒這麼想,L,但你講出來的正是這麼一回事。給,我,滾。除此之外,我想……我……找到他了。」

「什麼?!不,你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好好看清楚了,愛哭鬼。」M轉動他的椅子,對他笨拙的弟弟瞥了一眼,接著滑到一邊,好讓他可以查看屏幕。M無法掩飾臉上那得意的笑容。

「老天啊,M,我們找到他了,我們找到他了!」L開心到幾乎要跳起來,但當他仔細一看屏幕上的讀數,他鎮住了,「我的媽,他們逮到他了?M,我們……不能……我們不能就此讓那些變態虐待狂得逞,我們必須想辦法把他救出來。」

「儘管他搞出這麼多事?!L,你有事嗎?首先,你打算拋下我,而現在你是不是想要壞了我們所有好事?」M煩躁的瞪著自己老弟,筋疲力盡的他已經無法克制自己的怒火。

「不是的,M,看這個,他已經為一切付出足夠的代價了。」L從屏幕前離開,好讓M能回到自己的控制台前。

「他們……他們竟……竟如此對待他?而他仍然活著?我知道他很強悍,但我的天啊。」M油然而生的震驚與同情很快地讓他忘卻怒意。

「繼續看下去。」

M遵從著對方的指示,漸漸揭露發生在他們目標身上的恐怖經歷。「操,我們一定要把他救出來,L。」

「他忍受這些日子夠久了。你先暫時休息一會兒,我會把Y帶來,然後準備好所有裝備。明天一早,我們將規劃如何把他弄出來。」

「好的,沒問題。」M緩慢地從他坐了快十個小時的椅子上站起來,緩慢撲進床鋪,當他在床上輾轉難眠時,他弟弟為計畫做準備,隔天一到,持續了三十多年的鬥爭終於要畫下句點……


B所謂的逃脫計畫──也就是拘禁他的人所謂的「收容失效」──正在進行。每當發生時,他能透過高度敏銳的聽覺,捕捉厚實的門與牆面也無法完全阻隔的警報器聲響(以及偶然的尖叫聲),監禁者們用來阻止他行動的腐蝕物對此並沒什麼用處。而象徵著收容失效的聲響是種好的徵兆,這隨時能成為他逃脫這個地方的契機。過去他已不只一次破壞那薄如紙般的牆面,殺了許多人,並在過程中釋放(或殺害,對他來說沒差別)他的獄友,但其中,最令B感到激昂的是連這座暗牢都為之震懾的波盪,這代表有人動用了爆裂物。爆裂物意味著絕望,而他監禁者的絕望,正意味著他的良機。

當然,當他的監禁者們(蠢到)想殺了他時,對他的逃脫計畫那再好不過,就像過去被收容時的情形一樣,B在臨死前可謂如魚得水,儘管相較於他與那名叛徒之間的戰役,這個地方讓他處於更大的劣勢之中,但也令他感到前所未有地適應,所以讓他們排空強酸池,儘管挑戰他吧,他會順他們的意讓他們付出代價,同時為將來對M的復仇做準備。

B並不曉得M會是他的救星……


「準備好了嗎,L?」M拍打身上的裝備,確認已經萬事俱全,同時令自己感覺良好。L位在他的下方,不安地喘著。

「兄弟,我準備好了,只是……從來沒想過我們會有這麼一天得解救B。」L站在大門的控制台前,做好最後的調整,並等待M的指示。

「我也是,兄弟,但事到臨頭還是得解決,不是嗎?」

「也是。那個,大門這邊好了,兄弟,地圖在你身上對吧?」

「沒錯。Y,準備好了嗎?」那頭爬蟲坐騎在M撫摸牠的頭安撫情緒時,陷入不尋常的安靜,這腦袋不靈光的野獸僅是點了下頭回應。「按下去,L,來把一國之君救出來。」

L一連按下儀表板上的數個按鈕並步入大門,沒過多久,現場爆出一陣閃光與……


B現在又能聽見警報器與尖叫聲,距離上次已經過了很久,因此他熱切地期望這將會成為另一次逃脫機會,無論到底是什麼造成的。當收容失效進行時,他開始為牢門被破壞的那刻擬訂計畫(好像這是註定會發生的一樣,而B有預感就是在今天)。很快地,他聽見滅火用的灑水器被啟動了。火災象徵著紛亂,而紛亂象徵著監禁者們被分散注意力,這為他創造了更多機會。一會兒之後,爆炸產生的震波稍微撼動到他的牢房。他咧嘴笑著,很清楚就是今天了,就算不幸失敗,也能為將來他成功的那刻做預演。

不過接著,發生了意料外的事,強酸池開始退去,這在過去收容失效期間都沒發生過。難道這是陷阱,是他們又一次打算消滅他?B重新提振自己,為即將出現在門後的東西做好準備。無論那是什麼,他隨時都能開打,他很樂意摧毀這群噁心猴子為他精心設置的布局。

緩慢地,牢門敞開了。B退到角落,必要的話,他隨時能發動攻擊或逃離,但他從未預料到的是,站在門另一邊的,會是他的宿敵……


事故 SMB-682-20151104 概要:
2015 年 11 月 4 日,當地時間約 10 時 17 分,兩個身分不明之人形實體及一個爬行生物實體擅自闖入 Site-19 生物收容側翼,其區域包含長達 300 公尺之 SCP-682 收容單位。人形實體似乎為歐洲血統之男性,穿著免費制服。對此的確切描述為,其中一名穿著白色連身衣及紅色工作服1,另一名穿著類似的白色連身衣及綠色工作服2。POI-SMB-682-1 約 1.2 公尺高,而 POI-SMB-682-2 約 1.4 公尺高。兩個人形實體皆表現出對熱能之高度掌控能力。
爬行生物實體3與任何地球生命無相似之處,約 1.5 公尺高。AE-SMB-682-1 於事故期間被 POI-SMB-682-1 做為坐騎使用。
三個實體立即對基金會做出侵略行為,站點保安人員同時裝備致命與非致命性武器並迅速展開攻勢。AE-SMB-682-1 遭到保安特工 ███████ 砲火擊中,該實體趕緊向後扔下 POI-SMB-682-1,逃離現場且不再回歸。POI-SMB-682-1 以步行方式繼續行動。
不久之後,兩個人形實體分開並個別行動,POI-SMB-682-1 移動至 SCP-682 收容間之閘門前,POI-SMB-682-2 進入保全操作室,該空間用於控制 SCP-682 收容間之遏止用鹽酸。兩個人形實體各自對站點人員使用其熱能操縱能力進行攻擊。
於當地時間約 10 時 34 分,POI-SMB-682-2 抽乾鹽酸池,而 POI-SMB-682-1 亦成功開啟 SCP-682 收容間之閘門(儘管並沒進行相關操作),接著 SCP-682 及 POI-SMB-682-1 便開始交流,以下為收容室內之監視設備所收錄之內容:

POI-SMB-682-1:我操,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SCP-682:你!怎麼可能!你在這裡幹嘛?
POI-SMB-682-1:聽著,B,我們正在把你從這裏弄出去,現在我們算是和解了,我會送你回家的。
SCP-682:我沒認錯人對吧?
POI-SMB-682-1: 是啊,B。It's, 呃, me, Mario. Come on, let's, 呃, let's go.4

SCP-682 與兩個人形實體抵達事故爆發的原點並失去蹤影。目前尚未完全理解整個事故的涵義、所有參與該事故之異常實體狀態、及事後可能衍生之影響。搜索行動正在進行當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