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事故ZH-330-2與後續
評分: 0+x

Site-ZH-44的數據庫警鈴大作,然後被站點主任強制關掉。充滿怒氣的大漢輸入憑證,闖入了中央數據機房,然後打開分部的SCP資料庫。

>ZH branch database
>SCP-ZH-330

>management/ZH-330 Authorized
>welcome

>附錄4:對項目相關人員Dr. Surge的背景調查

Surge看著自己的過去被暴露在SCP檔案中——他不知道甚麼比較可怕,究竟是他們竟然開始調查這件事,還是他們的懷疑大錯特錯,而且那不帶感情與尊重的臆測讓他感到憤怒,同時反胃至極。

他們哪來的膽子! Dr. Surge的滿腔怒火爆燃著,將腦中的理智抹殺無遺。他打開編輯功能,決定來場實質的叛變。為了他自己,也是為了你。
他開始編輯錯誤資訊、刪除數據,最後輸入:

>我沒有理由對基金會說謊,你們給我放尊重點。我不會允許

站點的警報再度響起,又怎麼了? 八成是Site-ZH-02的那群共同負責人派安保人員過來了。靠。動作真快

>我沒有理由對基金會說謊,你們給我放尊重點。[已編輯] —Dr. Surge

>確認儲存?[Y/N]

>[Y]

身上的安保對講機傳來特工隊長Pigeon的聲音:「老大,02站有MTF要求進入,沒等我們同意。他們說要抓內賊。」

「我知道。你叫他們在大廳等著,我五分鐘內就過去。我就是內賊。」語畢,Surge掛斷對講機。他捏捏自己的眉心,這一刻他幾乎老到有抬頭紋,喘息著。「小王八蛋們。」

他站起身,拉了拉身上的白大褂,走出站點機房,在偌大空蕩而無人的碧白色走廊中穿行而過。這一刻,站點主任帶著的獵鯨叉讓他變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Keter級項目。

-

「山姆,這是怎麼了?你竟然也會闖出這麼大的禍來嗎?」02站的人事主任Dr. Valentine倒了一杯花茶,白色瓷杯在桌上發出輕輕的「匡」聲,輕輕推給桌子另一邊的男人。Surge的面色凝重,肘關節靠在桌面,交叉的十指擋在人中之前,擋住了他凌亂的鬍渣。他的眼神飄往牆壁,沒有在看Valentine。

「你知道的,他們在調查她的事情。」他慢慢的說道,「不能說是她的事情,而是我的事情。他們對我的臆測讓我感到噁心。符合邏輯,卻讓人噁心。」

「這樣。」Dr. Valentine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一藍一橙的雙眼給Surge使了點意思。我知道的。他們在錄音。「但是你也太衝動了。老實說,我還沒看你這麼衝動過。」他坐到審問桌的對面,Surge的眼神正對著他淺藍色的襯衫。真是不錯看呢咪呀。

「你知道我衰老的只是軀殼。我仍然是那個年紀而已。」此刻,他的樣子又回到二十七歲,那時候他在幹嘛來著?在Site 17認識Iris?「不過你說的對,我衝動到幾近瘋狂了,是吧?」

「是。」Dr. Valentine其實很想對他一笑,但事態嚴重。「你怎麼沒把那批MTF嚇死?我聽說他們沒收了你的獵叉。」

「也只是帶著威嚇而已。我在他們闖進44站的時候就準備走出去了。我可不希望太多人嚇到,畢竟到處都是我們的研究員。」

「然後他們扣押了你的獵叉。」

「我覺得,在那個當下,這會是很明智的選擇。」

「拿得回來嗎?」

Surge往後靠,「總會有辦法。所以V,總得讓你交差。你想問我甚麼?」審問室裡面有股怪味,他當上安保主任這些日子來仍然不習慣。

Dr. Valentine抓抓鼻子,「其實沒什麼好問的,我會幫你寫一份紀錄,交上去三垣。前提是你得簽這個。」他拿出幾頁文件。推到桌子另一邊。Surge接過。
他快速掃視文件內容,很好,一堆但書。如果不遵守就會被趕出基金會的規章。反過來說,只要他還能保持忠誠就能留在基金會。這其實不難。前提是他們不要再往那個穴裡挖。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交差方法,能讓你不受到太嚴重的懲罰。可是你不能再衝動了。」Valentine說道,「你知道讓我代替安保主任來審問你是多麻煩的一件事嗎?」

「抱歉。」Surge看完最後一頁,整理整理,他是真的覺得抱歉。「如果要解除330裡面的那個鎖定,其實RAISA-ZH就辦得到了。但我希望他們不要復原那些錯誤的資訊上去。」他頓了一下,「也不要繼續追查。就維持數據刪除。」

「應該是沒問題。」Valentine嘆口氣。「你還在生氣嗎?」

「嗯嗯。」Surge發出了否定的聲音,「也許是有點害怕。過了半年,我還是這樣子。」

「甚麼樣子?你是說現實不穩定?」Valentine知道他發生的事情。他大概是基金會極少數知道真相的人。另一個人目前在航空母艦上。

「不是現實,是心情。」Surge淡淡的說,「我每天都看得到她……的魅影,在站點裡到處亂飄,我卻連好好說句話都有困難。」

「你知道她不會回來了。」Valentine說,「我很抱歉。」

「不用抱歉。說實在的,我已經麻痺了,至少她不會記得任何事情。而且,最近有人陪我也挺好的。」

「誰呀?」這個消息讓Valentine耳朵都豎了起來——還是人形的耳朵。「那個研究助理?A甚麼……」

「Axi。她是個好孩子。」Surge又喝了一口花茶,味道很好,讓他感到一股平靜。真是有一套呢,咪呀。

Dr. Valentine慢慢深呼吸,「那聽起來很不錯。你開心嗎?」

「天曉得。我知道她是個好孩子呀,」Surge望向天花板,「至於我還能不能再好好喜歡別人,就另當別論了。」

「聽起來你還沒走出來,」Valentine憂心忡忡的眼神射來,被Surge迴避掉。「沒問題嗎,山姆?」

片刻,Surge露出了微妙的笑容,「不,我是走出來了。但下一階段,我倒是很不確定自己會變成怎麼一回事。」

-

主任往安保辦公室中的椅子一坐,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氣。他感覺自己此刻的身體像是三十來歲,仍然帶有精力卻不敢恣意浪費。在Site-ZH-02周旋了半天,好不容易回到自家站點。一整天的憤怒與審問讓他感到疲憊。他從口袋中掏出SCP-ZH-330,輕按兩秒鐘啟動它,戴上耳機,然後打開電腦。

鍵盤開始劈啪作響。

From:surgetheduck@mail.foundation-zh
To:avrora_2@mail.foundation-zh
主旨:生物性廢棄物轉置協議


R:
那就麻煩你了,我們這裡有好幾桶東西要麻煩你們運到北冰洋去呢!
希望這次你們在台灣待久一點呀,幫我跟丹澤問好。還有你真該多睡一點。

密碼是老樣子

祝好
-S.

Surge默默按下送出鍵,然後清空歷程紀錄。媽的,我們最好要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太反常了,尤其對於一個一直堅持「要做對的事情」的人而言。

他拉開深藍色襯衫的領子,解開第一對扣子。從衣領之間挑出一個小小的,從來沒有人知道的綠色墜子,看著它鑲嵌的晶體發著微微顫抖的綠光。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個怪物,擁有不可思議的人脈與數不盡的法寶。所以我應該要恪守本分的。我應該要。

我沒有理由對基金會說謊。

他解開綠色的墜子,握在手上,慢慢的,放在眼前的辦公桌上,與他分離。
一瞬間,他的視線開始扭曲,椅子、桌子、電腦螢幕,開始像流體,輕微搖曳震盪。他知道那不是幻覺,而是現實本身在流動
綠色的墜子失去光芒。Surge感受到隱約有甚麼東西從身上流過,滲透他、形塑他。

他感覺到身上骨骼的密度忽強忽弱,嘴周的鬍子在消長,髮色在灰色與黑色之間游移。疲憊是時間本體流經人類軀幹時的正常表現,他讀過Xyank博士的著作,裡面提到為甚麼SCP-2000會需要加裝……

「主任?」一個輕柔的女聲在安保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時浮出,研究助理Axi的臉龐從門後浮出,然後是半邊身子。

「嗯?是。」Surge的眼睛盯著螢幕,然後轉向新來的助理。「有甚麼事嗎?」要命。他在門打開的一瞬間,用手蓋住了桌上的綠色微型現實穩定錨。只要與他的人體有接觸,它的現實穩定效果就會有作用。他現在看起來是甚麼樣子?黑髮?白髮?下巴的鬍子感覺不是太長。希望看起來不會太憔悴。

「嗯……今天的實驗要暫停嗎?我看您有點累。」

「不會,我等等就過去,我們得趕快解明這個項目。謝謝你呀。」Surge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緩,但他的脈搏劇烈到簡直要跳出皮膚了。「今天先找三個D級人員吧,記得告知他們實驗沒有傷害性質。」

助理點點頭離去,門喀啦一聲再次關上。他鬆了一口氣。天,你到底對我做了甚麼事情?

Surge把手從桌上移開,現實再度流動,在辦公室的一隅揉捏著光影變化,偶爾,他身上會出現奇怪的震顫,就像SCP-173在空無一人的收容間中瞬間移動所發出的殘影。片刻,他打算把墜子戴回頸子上,手往前伸去。

突然間他看到了自己生命中第二害怕的事情。

筆筒順著他的手勢,隔空後退了五公分,然後停了下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