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的過勞站點與NB區研究員與一群異常浣熊
評分: 0+x

「所以你打斷我處理資料就只為了這件事?」

凌姚將視線從螢幕上移開,原本疲累無力的眼神瞬間燃起了怒火,狠狠的瞪著面前的金毛後輩。

「對啊,所以凌姚前輩你也不知道老大去哪裡了嗎?」

Anderson絲毫沒有感受到前輩的憤怒,淡淡答道,同時環顧這個他相當熟悉的茶水間。

這裡是地下六樓的樓層茶水間,雖然如此,但其實大小也不過三坪,而且只有地表茶園所出產的茶葉與少數品牌的即溶咖啡包。

設備除了熱水器跟放置該些物品的吧台外,只剩一組小小的桌椅,及一個放在角落,據說是人事主任的懶骨頭沙發。

「鬼才知道他去哪裡了,他下午時不是說去看醫生,你去查查最近的腸胃科診所還是耳鼻喉科在哪不就得了?」

「再不然,你可以跳到那個懶骨頭上面去,看看有沒有辦法把主任召喚出來。」

她一臉壞笑的看著Anderson,過勞及大量的工作給她相當大的壓力,如果Site-ZH-44可以有個跟Site-ZH-16一樣的解壓沙包,那要她把這條命奉獻給這個站點她也甘願。

Anderson被對方的笑容嚇得打了個冷顫。

「不了,如果老大真的睡在上面我絕對會被殺掉。」

他朝那個懶骨頭的方向再仔細的看了一次。

對,老大肯定不在那邊。

他在心裡暗暗說道,回過頭來後才又發現前輩已經專注回自己的筆記型電腦上。

他看著自己手裡的資料,有些不知所措,凌姚似乎注意到他的狀況,又開口說道:「你資料放著,我晚點如果有看到他我會幫你轉交,你趕快去處理其他交代給你的事,我記得你有申請休假,對吧?」

她空出一手桌上點了點,另一手在鍵盤上飛舞,快速的打出一串標準的繁體中文。

Anderson點了點頭,快速的將東西放到桌面上。

「謝謝前輩。」他道了謝,快步離開茶水間。

一切恢復了原本的寧靜。

凌姚飛快的打著字,噠噠的鍵盤聲迴盪在整個空間中,更顯得站點節日休假產生的過度沉靜。

「嘎——」開門的聲音在此時顯得格外刺耳,此次走進來的是一名黑髮男子,白衣,眼鏡,還有幾乎萬年不變的撲克臉。

「晝風?你還沒離開啊?」凌姚笑道,一隻手支撐著臉向上仰望同事。

白晝風淡淡的「嗯。」了聲,目光轉向桌面,接著指著一個地方,問:「這是?」

凌姚順著他的方向看去,看見實物後扶著額頭,嘆了口氣。

「啊⋯⋯Anderson那傢伙⋯⋯他知道蛋黃酥的熱量很高嗎?」

她無奈的看著那枚蛋黃酥,它被包在透明的塑膠包裝中,渾圓的形狀與油亮的酥皮讓人愛不釋手,甜膩的內餡與解膩的鹹蛋黃搭配在一塊常令人一口一口的停不下動作,但這些都含有大量的糖及脂肪,這兩項可為大多數女性的天敵。

「那,我,幫你處理。」晝風說道,伸手就要拿取那顆蛋黃酥。

「不行。」凌姚趕在對方碰到前護住蛋黃酥,對方一愣,臉上堆滿問號。

「⋯⋯自己吃?」

凌姚搖了搖頭,再道:「不行,這樣熱量太高,我還不想胖。」

「呃⋯⋯」

白晝風皺了皺眉頭,有些無奈

「一人一半吧,晝風你泡個茶,我要休息一下,快累死了。」

她邊說邊笑著望向對方,少見的露出溫柔的微笑。

「好。」

「太好了,那我來切嘍。」

兩人的對話稍稍的從茶水間飄了出來,在安靜的深山站點迴盪。

/

Anderson從排列整齊的茶樹中走出,此時的他已從茶園B區繞過了一圈。

他向外看去,這邊與站點出入口有一小段距離,需要走上一段雜草叢生的斜坡才有辦法上來。

雖說如此,但這裡依然能夠清楚的看見在站點內外出入的留守人員。

搬著炭升著火,準備慶祝中秋節。

觀望了一會兒後,他回頭又走進茶樹列中。

腳邊有數隻SCP-ZH-036個體圍繞著他的腳跑來跑去,時不時還伸爪,意圖爬上他的白袍。

他伸手撥掉,對著這群個體說道:「這可不行,我還在工作,待會再來陪你們玩。」

036們在原處呆呆的望著他,接著像是理解了他所說的話,跑開了去。

他繼續向前走著,巡查茶園。

今天的最後一項工作,也是只有他跟主任能夠勝任的工作——維護B區的整潔與餵食036們。

由於036所屬種族的破壞力強大,同時個體目前還未訓練定處上廁所的習慣,所以他跟主任每天都需要上來替茶園做清潔,打掃衛生。

根據主任的說法是,乾淨衛生的環境不容易使生物感染疾病,也對於茶樹的生長有良好幫助。

Anderson永遠也忘不了這句話,因為主任在這麼說的同時,正邊哼歌,邊跪在NB區的地板上拿著蠟油打蠟,完全不愧對「不存在的清潔人員」這個外號。

在看過了整個園區後,Anderson在一個角落坐了下來,抬頭看看逐漸轉暗的天色。

今天下午似乎有人整理過B區了,想必是主任回來時看見,手癢幹的吧。

Anderson莫名又想到了對方跪在地上打蠟的樣子,不小心失笑了聲,然後向茶園外面看去。

外頭不遠處,有些許灰煙飄起,那是今日留守人員為了烤肉起的火。

他不喜歡烤肉,沒有原因,可能只是單純的不喜歡炭味。

炭味老是讓他想起不太好的回憶,每每聞到都要穩定好自己情緒,這才不免落淚。

他向後躺了下來,一隻036個體緩緩走來,在他身側躺下。

他不在意,反正在這個茶園裡的個體溫馴的如同家貓,縮在人的身邊睡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喔對,這是他跟主任的特權,其他人進來若沒有他們帶領,不被咬死都算祖宗十八代保佑。

凝望天空,山區的空氣品質相當不錯,這樣吹來的風帶有淡淡的清香,涼爽不粘膩。

這裡的天空很乾淨,而且天氣很好,不見一朵雲存在,明亮的橘與暗沉的藍在黃昏時分意外的般配,給人一種溫和的淒涼。

他翻了個身,原本睡在他身旁的036不悅的低吼,隨即起身到其他地方睡去。

青草騷動著他的鼻子,弄得他有些癢,又有些疲倦。

這裡很乾淨,沒有浣熊排泄物或糞便的味道,只有淡淡的青草香與來自森林的清新氣息。

疲勞不自覺的促使他闔上雙眼,沉沉睡去。

/

一陣風吹來,吹動茶樹葉片,發出沙沙的聲音。

「你不叫醒他嗎?」石鳶問道,她站在B區的鐵網外,手上抱著一包SCP-ZH-036-1的葉片,葉片邊緣的亮麗紋路呈現優美的金色花紋,反射著微弱的光線。

「不叫醒。」葉凡撫摸著036的毛皮,沒有看向石鳶。

「反正他很快就會被036個體吵醒,現在讓他休息一下也好。」他邊說邊把手伸到面前個體的前肢腋下,將他舉至半空。

石鳶皺了皺眉,他這時看向對方回道:「讓他休息吧,今天我請假去看病讓他們夠忙的了。」但不用多久後,目光又放回被他舉高的036個體身上。

「5號,你說是不是?」

「咕嚕嚕——」

被喚作5號的個體附和似的叫著,兩顆小小的眼睛雪亮的望著他,小短腿在半空中不安的踢來踢去。

葉凡將5號放下,原本站在外頭的石鳶不知何時已經離開。

天已經全黑了,明月正反射著來自太陽的光線,散發溫潤的白色光芒。

不遠處,站點門口的那群人已經把火生了起來,大火照亮了那塊區域,些微的烤肉香味隨風飄來。

「中秋啊⋯⋯」他看著那邊,淡淡說著。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