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標:橘1114-Mad博士的襯衫
評分: 0+x

Surge被刺耳的鬧鐘聲吵醒,他煩躁地將鬧鐘按掉,本想躺下繼續睡的。但因血管膨脹而導致的頭痛感朝他襲來,試著下床洗漱卻差點摔了一跤,手腳無力又覺得噁心想吐,他發誓永遠都不會再碰一滴酒了,大概。
「嗚啊……頭超痛,這就是想死的感覺嗎……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完全想不起來……」他推測大概是宿醉造成的,可他不記得自己有設定鬧鐘啊?
接著,Surge看見放在床頭的不明草綠色飲料以及一張便條。

咪貓貓('・ω・')

山姆,我知道你早上起床一定會痛苦死。
這瓶是我自己調製的清醒汁,記得喝。

還有,昨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們願意參加聚會ヽ(✿゚▽゚)ノ

by.咪貓貓

「咪貓貓?應該是Mad博士吧?聽說他收藏在辦公室的橡皮鴨會發出同樣的聲音。」Surge心想。勉強從床上坐起來,心中有些不安的看著那瓶不明草綠色飲料,畢竟Mad博士可是以惡趣味出名的,雖然感覺他一定有放奇怪的東西在裡面,但應該不至於會殘害同事……吧?
最後還是選擇相信對方的好意、打開了瓶蓋,瓶中頓時傳來濃厚的草藥味,他深吸一口氣、捏住鼻子,將飲料喝個精光。
「沒想到還蠻不錯喝的。」Surge對飲料的味道感到意外,雖然聞起來是濃厚的草藥味,但是喝起來卻不會有一般草藥的苦味,反而像是泡茶一樣的回甘。頭不痛了、手腳有力也不會噁心想吐,沒想到Mad博士人還挺不錯的嘛!

Surge站直身子,前往浴室整理自己準備要上班。
突然床底下有隻手伸出來抓住了他的右腳!他本能反應的狠狠踩住那隻手,對方痛的鬆開了手,卻聽見床底下傳出熟悉的叫聲……
「該死的!Sugoi你給我出來!」Surge將床底下手的主人拖出來,對方一邊忍著手臂的疼痛、一邊裝可憐的說著「山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可愛的美少女!」等之類的抱怨詞句。
Surge深吸一口氣,面帶笑容地說出溫柔的言語恐嚇制服了Sugoi,對方被嚇得渾身發抖,衝向房間唯一的出口試著逃離,但是門卻被鎖得死死的。
「救命!救命啊!」Sugoi拚了命的敲門試圖對外求救。
「沒用的,不管你怎麼做都會是死路一條,你忘記你現在在哪裡了嗎?」Surge慢慢逼近Sugoi面無表情地說出這句話,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魚叉。

「空手打你,我也是會痛的啊。」

他緊緊將Sugoi按在牆壁上,一次又一次的將魚叉插入對方的體內,不知過了多久,Sugoi的變得像是起司一樣,全身都是空洞。
今天的開始是多麼的美好啊!居然是從Sugoi的尖叫聲開始!Surge如此想著,順手像是丟垃圾般,透過二樓的傳送門將Sugoi丟回他原本應該在的地方。

至於昨天為什麼會宿醉呢?算了,那不重要!


洗標編號: 1114
襯衫/水洗

煙燻的味道

材質: 純棉

處理程序: 執行一般洗衣流程。


Mad將襯衫拿去送洗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桌上擺放著相機、電腦與關機的Maddy,還有些沒有送出去的邀請函。他打開電腦選了一個名字是「監視器」的資料夾,裡面是昨天晚上的紀錄。
Mad點開了其中一個影片。

畫面在廚房。

「Solid,幫我把V拖出去!他一直窩在這邊幫忙烤都沒吃到肉!」Mad說。
他輕鬆地就將V扛起,V拼命的試圖掙脫他「不要!咪呀不要出去!讓咪呀幫忙!」
V和Solid的身影離開畫面,剩下Mad在廚房烤肉,和蹲在烤肉架旁邊的Ain。
「繼續。」Ain拿著空盤子說,這已經是第五盤肉了。
翼祤默默的走了進來,默默的拿了一些菜和肉,默默的拿了一些罐裝激浪後離開廚房。
過了不久,Solid問:「你真的不需要幫忙嗎?」
「不用,去外面和其他人聊天吧。」Mad回答。
「需要幫忙就說喔!」Solid順手拿起桌上的相機。

畫面轉移到外面用餐區。

V坐在角落默默地吃著烤肉。
「你不和其他人聊天嗎?」Solid問。
「咱這樣就很好了,交流就交給小貓咪吧。」V拿著空盤子去廚房。

Ain拿著裝滿肉的盤子從廚房出來。
「中秋節就是要獵鯨和殺柚子啊!!」Surge拿著魚叉揮舞,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盤子上多了很多蔬菜。
「殺柚子!」Metha跟著喊,桌上有喝了一半的紅酒,看來是喝醉了。
Sugoi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但是他偷偷的把不吃的蔬菜丟到Surge的盤子上,而Surge並沒有注意到。

Mad從廚房出來拿了杯紅酒,看了一眼時鐘後走到中間致詞。
「今天感謝大家參加這個小聚會,如有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一起面對異常的黑暗,一起享受搞笑的歡樂。敬基金會。」Mad舉起酒杯向全場乾杯。

影片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