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和平之名發動戰爭,以保護之名展開鬥爭

讓我問你一個問題,魏一心先生。

你想回去中國大陸嗎?

你想回去那個被異學會控制的中國大陸嗎?

在總務委員會被異學會全面驅逐出中國大陸二十年之後,你想回去那紛亂又美麗中國大陸,奪回本來屬於我們一切嗎?

我知道你想的。而現在,機會就在我們眼前。

或許你已經知道了Area-GE-██發生了一次的收容突破。一群不明武裝份子襲擊那裡。但是他們只搶走那一隻和平鴿。

經過了很久的調查,我們發現那是在香港的Are we cool yet?成員的襲擊。

是的,在香港。Are we cool yet?開始出現組織、領導人和目的。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Are we cool yet?再不是一盤散沙。

想想Are we cool yet?是一盤散沙時帶給了我們多少麻煩;再想想Are we cool yet? 再不是一盤散沙將會帶給了我們多少麻煩。

不過,我們就是要他們帶來麻煩。

我們將會以搜索及重新收容那一隻和平鴿的名義介入香港,重新建立總務委員會的勢力。然後再一次挑戰異學會在中國的領導地位。而魏一心先生,我們認為你是執行這個計劃的最佳人選。

收容那個skip?那個是次要任務,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我剛剛說的東西。

是的,基金會是要收容異常。但,你忘了嗎?

控制 收容 保護

沒有控制,沒有收容;沒有收容,沒有保護。

工資不會憑空變出來,建築材料、D級人員也一樣。不過他們在那裡來的?

這些東西對運作基金會而言非常重要。但是很多人認為管理這些東西太麻煩了,吃力不討好。還不如研究skip容易呢。

不過沒有這些東西,基金會要如何運作?

總務總務。無論你願不願意,總有人要接手沒有人想接手的任務。

當其他人在陽光下生活時,基金會在陰影中和它們戰鬥;當基金會在陰影中和它們戰鬥時,總務委員會不惜一切代價製造陰影讓基金會戰鬥。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務委員會存在的理由。

而現在,總務委員會認為是時候重新在中國製造一個陰影了。

以和平之名發動戰爭,以保護之名展開鬥爭。很是諷刺,但是

二百年前的我們,也不是在做同一件事嗎?

明天早上十一時正,墨爾本機場。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如何選擇。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