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194

項目編號: SCP-ZH-194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目前在基金會收容下之SCP-ZH-194-a應被收容於Site-ZH-22的負壓隔離病房中,並提供正常人生活所需。其中SCP-ZH-194-a01之隔離房外走道應額外施加兩層氣密保護措施並備有自動火焰噴射器以防收容失效。a01全部體表應以拘束型氣密式壓力衣壓迫覆蓋。平時應向它投放適量滅菌劑及鎮靜劑以確保其持續沉睡且異常活性遭初步抑制。四級權限以下者不得進行或旁聽與SCP-ZH-194-a01進行的任何形式交流。

SCP-ZH-194-a02的人類部分應被定期施打抗生素,SCP-ZH-194構成部分則應被定期施打滅菌劑,以避免發生進一步浸潤並抑制異常活性。該個體除淚液與唾液應以次級異常感染廢棄物處置以外,其他體液與分泌物均可視為低異常感染性廢棄物處理。已核准它持有一柄拐杖。站點主管可應在其表現良好時核可其在身穿全套氣密式壓力衣的情況下,於Site-ZH-22六號人工溫室中逗留一個小時。該個體之急難救助優先級等同特別C級人員。

新發的SCP-ZH-194-a案例原則上應施以足量抗生素與滅菌劑對其異常進行中和且進行記憶刪除後釋放,並編入SCP-ZH-194-b觀察名單中。醫療與社會工作體系中安插的特工應該隨時注意SCP-ZH-194-b是否有感染復發或進一步造成傳染的現象,若有則視為新發SCP-ZH-194-a進行收容並向上呈報。

描述: SCP-ZH-194是一類異常細菌的總稱,已知其中主要包含軍團菌屬(Legionella)、假單胞菌屬(Pseudomonas)、葡萄球菌屬(Staphylococcus)等菌種。SCP-ZH-194會在有身體殘缺的人士身上建構生物膜並形成弭補該殘缺的「義體」,此時該個體被視為SCP-ZH-194-a。已知SCP-ZH-194可以形成手臂、腳、皮膜以及其他等多樣組織或器官的替代物,並且宏觀生理機能以及外觀均與正常者無顯著區別。若是將義體從對象身上摘除,只要基部仍保有具活性的SCP-ZH-194即可在108小時以內復原,或者將摘下的部分在一定時間內接回即可馬上恢復機能。這些細菌的異常性質會在脫離SCP-ZH-194-a後3~10小時內消失,但依然保有基本致病力與傳染力。所幸目前SCP-ZH-194仍未發展出多重抗藥性,故仍可投以抗生素對異常進行中和或者鎮靜。

SCP-ZH-194形成之義體蘊含一定程度的生物危害風險。由於表層結構並非完全堅固,SCP-ZH-194形成的義體在日常生活中亦會有部分生物膜脫離,而這些生物膜(特別是包含嗜肺軍團菌——Legionella pneumophila的部分)儘管異常特性並不顯著但依然足以造成嚴重感染。SCP-ZH-194-a本身似乎反而並不受項目的感染性表現侵擾,但若未適當投以抗生素或滅菌劑,SCP-ZH-194也會以義體附著部位為起點浸潤個體組織,一旦侵犯神經系統即有可能影響意識與認知。較違反常理的一點是浸潤擴散的過程中菌體似乎不會進入血液循環系統,也不引發相應的免疫反應。

目前基金會收容中的SCP-ZH-194-a僅存兩名,分別編為a01與a02。而其他曾經受項目影響的人類個體均在通過抗生素及滅菌劑使異常無効化之後無觀測到其他殘留異常,因而視為低度異常相關人形SCP-ZH-194-b。最早一批SCP-ZH-194-a出現於中華民國境內,所有個體原本皆為非異常人類,但有嚴重程度不一的肢體殘缺或體表缺損。收容至今未發現有新出現之SCP-ZH-194-a個體,而SCP-ZH-194-b亦均無復發跡象。歷史上是否有相似案例仍在調查中。


附錄: SCP-ZH-194-b狀況追蹤與社會工作學部調查報告

前言: SCP-ZH-194-b及其家屬在回歸正常社會後仍處於基金會情報部門監視下。沒有任何人有異常復發跡象,也沒有記憶刪除藥劑效用減退跡象。對其與其六歲以上家屬施用之記憶刪除手段為A級記憶刪除,六歲以下者未處理。監視過程符合第三類倫理程序。目前情報部門直接同意使用之數據包含記憶刪除後之500人年、記憶刪除前之2000人年、目前所有個案去識別化後之存活狀態與死因分配以及a01與a02進入收容前之生活史。

結果: 百分之五的個體已經確認死亡,死因分布並無異常。存活個體中與家人同住者的外傷發生率明顯高於一般殘障人士(p<0.01)但記憶刪除後之發生率僅較記憶刪除前些微上升而未達顯著。外傷發生率以就醫取藥次數為判斷依據。

分析: 本次分析結果顯示外傷發生率與SCP-ZH-194發生之對象有關。外傷發生之原因仍無法被有效定論,也不確定是外傷發生或發生之原因為導致SCP-ZH-194發生之確定因素。但根據a01與a02的生活史推測,此一影響異常發生的真正因素可能為暴力虐待(或包含精神虐待)。然而無論如何都可以推測得對身障者不友善之環境因子是本次異常發生的遠因(之一)。

後續: 對所有b個體實際生活情形之觀察紀錄已向情報部門申請。由社工部門提交的進一步對保障身障者之權利與加強環境友善化以去除危險因子之計畫因證據力不足而遭擱置。

附錄: SCP-ZH-194收容經緯及收容意願訪談節錄

收容經緯: SCP-ZH-194異常發生之後,當日即有人於社交網路上分享此事。基金會於是在第一時間通過醫療與社工情報網鎖定疑似SCP-ZH-194-a個體,並派出特工以偽醫療目的將其收容。全員均出現於中華民國領土台灣島範圍內。初步收容後對其「恢復」之身體部位進行之化驗確定其組成為富含細菌之生物膜。基金會自之後編為b001之個體身上分離出異常項目後即對其以次氯酸鈉溶液進行異常中和,效果十分顯著,無任何異常殘留跡象。但脫離人體培養異常項目之嘗試則完全失敗。

收容意願訪談-ZH-194-21

前言: 受訪談個體後被編列為b021,男,68歲。初步收容完成後,b-021之多名同住家屬出現遭SCP-ZH-194感染之徵象並由基金會介入治療照護。對象當時處於隔離病房中,自收容完成經過28小時,訪談通過視訊電話進行。

收容意願訪談-ZH-194-03

前言: 受訪個體後被編列為a01,███歲。親近家屬及照護者均已於收容完成前死亡。

收容意願訪談-ZH-194-09

前言: 受訪個體後被編列為a02[已編輯],其唯一親屬因尿道與上消化道大規模感染SCP-ZH-194,最終併發菌血症及多重器官衰竭而不治死亡。

[已編輯]

附錄: SCP-ZH-194倫理相關文件(節錄)

Site-ZH-22致倫理委員會函:編號ZH-194-1(節錄)
…SCP-ZH-194之異常特性無法脫離宿主獨立存在。然而所有宿主經情報部門查證均於受異常影響前為正常人類。站內同仁亦對此項目去留出現意見分歧。考慮此異常部分有利於其宿主,本人,即ZH22站點主管與駐站倫理委員一同提出以宿主之意願為基礎決定是否對個案進行收容之決策。結果全體異常宿主中僅一名對流至於收容一事表達積極同意,一名未表示反對,前者編為SCP-ZH-194-a01,後者為a02。有關a02之狀況與詳細背景檢附於附錄中。…

倫理委員會決議書:編號ZH-194-2(節錄)
…本委員會斷定Site-ZH-22於SCP-ZH-194處置一事並無違背基金會倫理與道德規章。惟今後應儘速使異常項目可於非人類之載體或D級人員上存續並維持收容,屆時Site-ZH-22應助a01與a02兩名個體回歸正常社會。在此之前,a02個體將適用倫理委員會第二類權利保障對象,應投注適當資源以維護該個體之生命、健康、教育之權利,並助其在解除異常身分後可以快速融入正常社會。…

附錄: SCP-ZH-194所構成之義體(節錄)

SCP-ZH-194形成之義體包含多層結構,並且存在有正常菌株所無法構成的生物膜構造,其中有些甚至有與骨骼或韌帶相似的物理強度。然而這些構造若是從SCP-ZH-194-a身上取下則會在大約三到十小時內失去它們的異常特性,並變為一般常見的型態與性質。
義體彌補物 主要構成菌種 描述 備註
肌肉 Pseudomonas aeruginosa(綠膿桿菌) 在新鮮的切片下可以觀察到菌體整齊同向排列,並且鞭毛都穿過鄰接細菌,串聯起類似肌細胞的結構。實驗顯示這些擬肌肉如一般肌肉會受電訊號控制而收縮。
神經 Mycobacterium kansasii(堪薩斯分枝桿菌) 新鮮樣本中軍體排列型態類似神經細胞。然而多種跡象顯示這些擬神經的細菌群並非以傳遞電訊號為主要功能,而是通過未知方式直接根據大腦運動皮質發生之活動在對應肢體位置產生電訊號,而不須與人體神經系統相接。電子顯微鏡下可觀察到這些擬神經纖維是多個菌體聚集成一束且橫向細胞質融合的產物。 本項少見的由並不常構建生物膜的分枝桿菌組成,因此可以通過抗酸性染色快速辨別擬神經的存在。另外在擬神經的周圍可以觀察到許多游離的各屬菌體,仍不確定這些菌體的影響為何。
視覺能力 Staphylococcus aureus(金黃色葡萄球菌) 生物膜幾乎完全覆蓋角膜,菌體並產生未知色素以呈現宿主原本的虹膜與瞳孔之顏色,一般距離下之肉眼無法辨認。從新鮮菌體內可分離出類似Haloquadratum walsby(鹽方扁平古菌)菌視紫質之多種感光蛋白。該菌膜可能於照光後直接引發視神經膜電位變化,然而兩者之間並無觀察到物理性相鄰或相接。 如何不經透鏡處理光線直接取得清晰成像已列入研究議題之一。
完全摘除之眼球 Bacillus cereus(蠟樣芽孢桿菌)、Staphylococcus aureus(金黃色葡萄球菌)、[已編輯] 菌膜構成完整一顆眼球,儘管解剖結構並不與人類眼球相同且不與視神經有直接電位溝通之管道,但仍可正常使視覺運作。值得注意該眼球不具有盲點,同時a01報告該眼產生對長波長紅外線、UVA與UVB以及[已編輯]之辨色力。此現象與分離得到之視蛋白結果相符。 目前僅SCP-ZH-194-a01帶有此義體。本項目生成於第██次實驗測試中,該次實驗為a01所提出之要求。
皮膚 無特定 構成大部分義體表面的菌膜,外表面的結構與化學組成可以有效捕捉空氣中的水氣,內表面則接有散佈在整個義體內的細微輸水網路。
皮膚(高感染力) 除上述皮膚的構成以外,以Clostridium perfringens(產氣莢膜桿菌)為主 皮膚外表面出現大量無細胞之管狀構造,長25微米,直徑2微米。管體根部有一多醣與蛋白質構成的球體,內部包含數十種休眠狀態的細菌。管體周圍有3~5個C. prefringens菌體。推測此系列構造以該菌產出氣體之氣壓做為向外射出SCP-ZH-194的動力。 根據數學模型,如果要達到實際上的感染力,這些C. perfringens的產氣效率至少要比正常菌株高██倍。此一構造目前僅在a01義體表面以及遭浸潤部分體表發現。

附錄: SCP-ZH-194與遠己生醫集團關聯之可能性

遠己生醫集團為一醫療服務提供暨醫學及生物化學研究集團。原本該組織被認為是主要於台灣島內活動之正常社會中的私人醫療提供者,然而近來有跡象指出該集團在研究與專利開發的項目中似乎多有觸及異常範疇之科學領域,由此被列入注意對象之一。本文撰寫當下已有跡象顯示該集團似乎已經對異常社群有基本。

於SCP-ZH-194異常爆發前不久,基金會截獲一封可能與本項目有關之遠己生醫集團內部郵件,該郵件內容提及一項計畫將使用基因轉殖技術改變原核生物之細胞骨架組成要素。於是基金會之後通過情報手段自遠己集團內取得選用於該基因工程計畫之核酸序列,並發現SCP-ZH-194菌體內部分離出之質體有至少百分之六十帶有此段序列。有關遠己集團之確切目的或相關計畫細節仍在調查當中。

備註: 通過基因工程將上述序列片段插入細菌之質體確實能有效改變其細胞骨架之組成與結構,並進一步影響諸多生化反應之進行,其中部分甚至與異常效應相關。然而經過改造的細菌並未獲得與SCP-ZH-194相似之性能。

附錄: SCP-ZH-194之感染力與症候測試

實驗編號: ZH-194-alpha-██
實驗方法: 解除SCP-ZH-194-a01身上之壓力衣拘束。對D-1940231進行食指截肢後,帶入與a01之隔離房有空氣流通之房間。
實驗結果: 實驗開始後第十小時D-1940231報告出現頭痛,並且開始咳嗽。大約十五小時後咳出血痰。[數據刪除]二十五小時後確定死亡。
結果分析: SCP-ZH-194-a01身上之菌株感染無法重現該異常項目對殘障者建構義體之性能,並且感染力與致病力皆已提升至十分危險的等級。

附錄: SCP-ZH-194之非人型物種載體測試(重點節錄)

前言: 已嘗試過多種靈長類、鳥類、哺乳類動物作為感染SCP-ZH-194之載體,然而除了導致較一般情況嚴重且病程進展快速之致死性細菌感染外並無顯著成果。目前唯一取得不同結果之對象為阿米巴原蟲。

實驗方法: 將SCP-ZH-194之懸浮液與培養有Acanthamoeba之肉湯混和,使菌體寄生至蟲體內。
實驗結果: 遭菌體寄生後的Acanthamoeba開始聚集於容器器壁,並堆積形成肉質團塊。其內觀察到有細微管狀連通構造,並有些許特質與SCP-840相仿。然而此構造之異常性目前最多只到兩百四十小時,之後即自然消散或者死亡。然而取此類原蟲使之寄生於D級人員亦未能產生義體構造。
結果分析: 有可能我們需要往構造更簡單的生物尋找SCP-ZH-194的有效載體,Acanthamoeba已經是一個出發點了。

附錄: SCP-ZH-194未來可能之收容狀態變化因應措施(摘要)

前言: 鑑於SCP-ZH-194收容狀態與研究進程不斷改變,Site-ZH-22建立多項預備方案以因應未來可能發生之情景。

A方案


適用情景: 成功找到SCP-ZH-194之有效載體,並且成功使a01與a02身上之異常無效化。

方案內容: 將遵照倫理委員會之決議,協助a01與a02個體逐漸融入正常社會。實際執行上將轉移至Site-ZH-02,由該站點及其地下街設施仿造正常社會作為社會化銜接之場所。基金會將提供特製無異常之義肢使其生活上能如一般正常人一樣自理。

B方案


適用情景: SCP-ZH-194-a01因死亡或其他因素無法再提供有效異常樣本,而a02成為僅存可能之有效載體。

方案內容: 即刻廢止倫理委員會對a02之權利保護,並使其異常激活至適當程度以提供所需樣本。本預備方案已於倫理委員會第一階段通過。

    • _

    C方案


    適用情景: 對SCP-ZH-194之異常性質已了解得足夠透徹,由紫微決議不再需要留存活躍樣本。

    方案內容: 對SCP-ZH-194-a01與a02進行異常中和程序,若成功且個體存活則遵照A方案進行。若失敗則進行處決。死亡的樣本將被儲存於Site-ZH-22高異常相關遺骸收容處。

    D方案


    適用情景: 當SCP-ZH-194被用於違反基金會利益與宗旨的行為或者異常性質已足以威脅ZH分部正常運作時。

    方案內容: 即刻進行程序代號「送王」,將SCP-ZH-194全面無效化。本方案屬於第三類危機處理方案,可以經項目主管批准即動用自由數目之D級人員與特別C級人員。

    附錄: SCP-ZH-194之感染力與義體形成測試(四級權限修正版)

    前言: 此一系列實驗由於行政作業,自收容完成後一百三十天後方開始進行,此時SCP-ZH-194-a01之異常狀態已與收容初期出現明顯差異。

    實驗編號: ZH-194-alpha-1
    實驗對象: D-1940103,成為D級人員以前已喪失其右手小拇指。
    實驗方法: 解除SCP-ZH-194-a01身上之壓力衣拘束。將實驗對象帶入與a01之隔離房有空氣流通之房間。之後進行觀察。
    實驗結果: 實驗開始後第十一小時實驗對象報告出現胸痛與目眩,多部位感染呈陽性。實驗開始後第二十四小時SCP-ZH-194成功形成小拇指之義體,此後感染進程似乎停滯。實驗開始後第七十小時,實驗對象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死後,其上SCP-ZH-194亦失去異常性質。
    結果分析: SCP-ZH-194-a01釋放的菌體具有構成義體之能力。但如此形成之宿主無法穩定存活,對此現象之原因探究仍需進一步研究解明。進一步屍檢已經完成,結果報告已加入附錄中。

    實驗編號: ZH-194-alpha-3
    實驗對象: D-1940115,成為D級人員前因乳癌而摘除乳房組織。未接受乳房整形手術。
    實驗方法: 解除SCP-ZH-194-a01身上之壓力衣拘束。將實驗對象帶入與a01之隔離房有空氣流通之房間。之後進行觀察。
    實驗結果: 實驗開始後第十二小時實驗對象報告出現胸痛與目眩,多部位感染呈陽性。實驗開始後第二十三小時SCP-ZH-194填充實驗對象乳房,此後感染進程似乎停滯。實驗開始後第七十小時,實驗對象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死後,其上SCP-ZH-194亦失去異常性質。
    結果分析: SCP-ZH-194-a01釋放的菌體之能力甚至包含體內器官或組織的再建構。但死因仍無法確認。

    實驗編號: ZH-194-alpha-7
    實驗對象: D-190134,由於實驗站點缺乏足夠身體殘缺之D級人員,本實驗對象由基金會於對象不知情時手動摘除其右腎。
    實驗方法: 解除SCP-ZH-194-a01身上之壓力衣拘束。將實驗對象帶入與a01之隔離房有空氣流通之房間。之後進行觀察。
    實驗結果: 實驗開始後第十二小時實驗對象報告出現胸痛與目眩,多部位感染呈陽性。實驗開始後第十七小時對象報告不適感已減輕。實驗開始後第七十小時,實驗對象突然死亡。死因不明。屍檢中遭摘除的右腎並未被SCP-ZH-194填補。
    結果分析: [數據刪除]

    實驗編號: ZH-194-alpha-██
    實驗對象: D-1940231
    實驗方法: 解除SCP-ZH-194-a01身上之壓力衣拘束。對進行食指截肢並通過K級記憶刪除措施抹除其對「食指」的概念後,帶入與a01之隔離房有空氣流通之房間。
    實驗結果: 實驗開始後第十小時D-1940231報告出現頭痛,並且開始咳嗽。大約十五小時後咳出血痰。[數據刪除][數據刪除]。該對象之食指在實驗結束後仍未被SCP-ZH-194填補。
    結果分析: [數據刪除]

    實驗編號: ZH-194-alpha-██
    實驗對象: [數據刪除]
    實驗方法: [數據刪除]
    實驗結果: [數據刪除]
    結果分析: [數據刪除]

    根據O5議會命令,對三級權限以下人員捏造目前收容中的SCP-ZH-194不具有義體構成能力的假情報。並且今後將不再核准對SCP-ZH-194之人體試驗,已核准者亦將無限期延宕。對新的低危有效載體之搜尋以非人生物為主。

    附錄: 事故紀錄

    事故ZH-194-1
    [數據刪除]

    事故ZH-194-2
    事故簡報: 前任項目負責人柴格博士於████/██/██凌晨2:45經過SCP-ZH-194-a01隔離房門前。柴格博士因不明原因逗留十數分鐘,最終做出準備解除安全管制之動作。此時安保職員K亦經過該處,並及時對其進行射殺。隨後職員K通報醫療單位前往救治,但該名人員仍不幸死亡。

    附錄: SCP-ZH-194-a01遭浸潤部分檢驗結果

    相較於收容初期,SCP-ZH-194-a01的異常狀態已有多處變化。浸潤部分的檢體亦出現更複雜而完整的異常構造以及一些初期未表現的異常性質。以下將針對SCP-ZH-194菌體與a01體細胞之間的交互作用以及Akiva輻射兩項作主要報告。

    個體遭浸潤部位的切片觀察結果顯示SCP-ZH-194菌體會聚集在a01體細胞周圍,並且向細胞內伸出性菌毛以交換物質。免疫螢光染色下可觀察到由菌體分泌的物質進入a01體細胞的蛋白酶體周遭與核膜內部,進一步檢驗證實這些物質輸入的調控結果將導致SCP-ZH-310衍生物在體細胞內濃度升高。除此之外SCP-ZH-194亦會由菌毛接收a01產生之SCP-ZH-310衍生物,一方面利用這些蛋白質1在菌體內形成接近奈米等級的生物性愛因斯坦羅森橋自不明來源獲取養分,另一方面會將一些衍生物重新送入a01體細胞中進行再修飾後送入神經細胞與血管內皮細胞等。可以視為SCP-ZH-194除了加強a01細胞內SCP-ZH-310的表現之外也進行大規模調控與有效利用。此一網路以及SCP-ZH-310促進效果從檢體自a01身上分離後4小時內會完全瓦解並消失。

    除性菌毛網路以外,另一值得關注之現象是可從浸潤部分與新鮮切片上檢測出作為神性實體指標之一的高劑量Akiva輻射。目前此一輻射與SCP-ZH-310衍生物之間是否有關連仍不明朗。但已知對檢體樣本投以抗生素殺菌後,Akiva輻射水平會急遽下降至接近環境背景值;另一方面,若將SCP-ZH-194接種到實驗室培養的一般細胞株內則會顯著提升樣本Akiva輻射水平,即使性菌毛網路、SCP-ZH-310表現促進或其他異常性狀均未被觀察到。由此推測真正產生Akiva輻射者為SCP-ZH-194菌體本身,儘管如此是否能視之為「具備神性的細菌」仍有待討論。另外,由Site-ZH-16協助分析Akiva輻射波形結果揭示此Akiva輻射源可能為多個彼此獨立的神性實體疊加之結果。相較於性菌毛網路,Akiva輻射消散的速度十分緩慢,大部分檢體在實驗室內Akiva輻射顯著高於環境背景值的時間大約是五天,最長紀錄則有十七天。

    ——Site-ZH-44病原體暨免疫實驗室進行之檢驗結果報告

    附錄: SCP-ZH-194-a01重點狀態描述

    SCP-ZH-194-a01目前被視為特殊狀態高危險性人形實體。除去已知的感染性危害,a01可能還額外具有精神影響或致使人產生幻覺的異常能力。目前基本假定a01特殊的異常能力來自目前仍未完全確認的單個(或數個)神性實體。在幾次由[已編輯]主導的實驗中,阻念金屬亦無法抑制此類精神影響效應。依現有紀錄來看,a01會試圖使用這些能力來讓站點職員協助他脫離收容。因此在物理防護效力不足的情況下,選擇讓a01陷入長期沉睡以策安全,並且SCP-ZH-194負責團隊的大部分成員也基於安全考量替換為基本精神耐受力較高且對基金會宗旨忠誠度高之人員,是否將此舉措推廣至全Site-ZH-22仍在商議中。

    SCP-ZH-194-a01曾自收容完成後第一百天開始表現出精神及行為異常,最嚴重的一次曾親手將自己的眼球挖出。約兩天後,SCP-ZH-194形成具備完整功能的義眼,如此的速率相較於其他義體形成的個案來說相當緩慢。義眼形成後,SCP-ZH-194-a01身上開始檢測出Akiva輻射並且行為上的異常也減輕不少,但自此開始出現明顯的解離性人格疾患。此後安排的心理測試與心理諮商中,包含原本的主人格在內的大部分人格都表現出「開朗善良」的性格特質。

    附錄: ZH-194-alpha中死亡之實驗對象的屍檢報告。


    嚴格來說,這並不能算是屍檢報告。

    所有實驗對象的心肺功能都確實停止了,腦幹反射也不再有反應。但實際上直到我們在解剖過程中對他們的中樞神經造成無可恢復的傷害以前,他們很可能都還活著。我們對還沒解剖的實驗對象進行了腦磁圖成像(因為fMRI不可能有反應),結果顯示他們大腦運作的狀態很像非快速動眼期的模式,即使在遺骸冰存的溫度下也依然如此。所以這些實驗對象可能不應該視為死亡,而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假死性閉鎖症候群。

    中樞神經的切片樣本中有不少SCP-ZH-194菌體聚集在神經細胞周圍,還有一些進入了神經膠細胞。電子顯微鏡與免疫螢光染色都顯示出與a01浸潤部分切片相似的性菌毛網路,惟無偵測到Akiva輻射。除此之外,全腦GABA的分泌量約略高出常人平均水準10%~15%,這在D級人員之中是相當罕見的情況。

    如果要我說,他們睡得很安詳。——屍檢人員[已編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