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聖誕樹上的星星拿走了?
評分: 0+x

Site-ZH-96有一株聖誕樹。

這株聖誕樹沒有在聖誕節過了之後被收納進雜物間、沒有被丟掉、沒有被替換成其他的聖誕樹,它就是一直站在那裡,像是在注視著經過的人一樣。偶爾96的員工會四處移動這株聖誕樹,但是它就是一株聖誕樹。

Site-ZH-96有一株有頂星的聖誕樹。

不過在聖誕節前一晚,星星消失了。少了散發光芒的頂星,聖誕樹上的鈴鐺、彩球、拐杖失去了光彩,就像是在暗中伸手爬向頂星的位置。

Site-ZH-96有一株盛啖束,一株不會停止攝食的聖誕樹,攝食著希望和人道。


「那個……,有人在嗎?」女孩臉色蒼白,虛弱地依在牆壁上,試圖不要讓自己失力跌落在地上。

「有人在嗎……嗚呃!」女孩的屁股蹭上地板,顯然她失敗了。間歇地喘息聲沒有吵雜的人聲與之重奏,取而代之的是黑白的謐靜。

今晚的96站點很不一樣。

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女孩再次扶向牆壁,邁開步伐。被項目摧殘過的精神無法獨立支撐自己,沒有解藥、沒有療法可以治癒自己的心靈,但是這是工作,她並不後悔。

走廊的燈不知道被誰關了起來,但是每一間的辦公室、實驗室、病房的燈都開著。女孩在一明一暗間緩慢跨步,在光亮的注目之下潛進黑暗,目的地是員工餐廳,或許那裡並沒有承載聖誕的福音,但僅僅能一睹「希望」這個誘因卻是很吸引人。

平常的晚上,會有護士協助女孩撫著牆邊的扶手進行復健,但是今晚的女孩身邊沒有任何一個人,沒有護士、沒有博士、那些「病患」們都不在女孩的眼簾之中,病房空無一人,沒有神色慌張的醫療人員飛奔而過女孩的身邊,現在也沒有那些昂首闊步的研究員來慰問女孩。

但是還是有東西陪著女孩,也許不能說是陪著。那些從房間透出來的光竄出些許影子,一些冰淇淋、束縛和注射並沒有停歇。那些平常都被鐵門所掩蓋的情境如實地重演。女孩吞了口水,她知道她必須前進。

「喀噠。」

走廊盡頭最後一間房間的燈突然被關閉,女孩回頭一望,燈逐漸一盞一盞地熄滅。那些黑影並沒有因為光的消逝而消失,而是一齊前進,和女孩的方向一致。他們口中叨念著痛苦、對女孩品頭論足、質疑即將到來的變局。他們呼吸急促,聲音從細談逐漸放大至咆哮,女孩不能負荷,但是她的雙手必須讓她爬行前進,沒有辦法摀住耳朵,不聞不問。

女孩的眼角一瞥,只看見佝僂者搖著鈴鐺、非人似人者玩弄著彩球、優雅之士拄著拐杖。他們逐漸追上女孩,女孩只能不斷向前,只差一個手掌的距離,卻還是被追上了。他們從背後提起女孩,直言那不祥的名諱。他們拿起拐杖抵住女孩的胸口,「新王為誰?何以巫者之口宣示猶太人的新王?」女孩沒有辯解,而是向員工餐廳的鐵門奮力伸出了手。

這一切,也許會改變吧。

女孩斷了氣,眼簾垂下,手指卻緊緊攀在門把上。

星星重新閃爍。


「啊,原來掉在地板上了。」弗密特博士拭去裝飾星星的灰塵,重新把它安放在聖誕樹的最頂端。

在病房區熄燈以後,96站點難得的聖誕晚會就這麼安靜地開始了,沒有熱鬧吵雜的歡樂聲,取而代之的是員工們安靜的取用免費蛋糕和冰淇淋。他們累了,他們選擇不以言語表達佳節的祝福。至少這一晚好好地享受蠟燭燈火。

女孩靜靜地躺在輪椅上睡著了,但是又不想是真的睡著,她正默默地咀嚼布丁蛋糕。

「陳儀瑄?今天的復健讓妳覺得太累了嗎?要不要我幫妳推回到妳的房間?」希恩抹去儀瑄嘴角邊的奶油,這個舉動似乎喚醒了儀瑄。

「希恩,我沒事,我只是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儀瑄伸了伸懶腰,嘗試扶起自己,證明這些天來的復健有成效。「你看,已經可以站得直挺挺的了!只是站太久會累而已。」儀瑄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自助吧台,帶回了一瓶魔爪和另一塊布丁蛋糕,但是提起的刀叉停留在半空中沒有切下,「也許明天我就可以回去88了吧。不過希恩,一切都會好轉的。你只需要耐心等待。」

希恩不明究理地望向儀瑄,轉頭啜飲了一口紅酒。


給Dr. Chrome:

經過醫師的診斷,我已經可以在家復健了,所以從今天開始我會到站點工作,門口的無障礙坡道可以趕快修好嗎?

還有,這不是你的錯。這是我的職責,身為紅隊成員的職責。耶穌不是神子,而是作為新的神重新降臨。也許他憐憫我的傷,去除了我的罪。

伯利恆之星


伯利恆之星小組


行動結果報告:

提案人:Dr. Vomiter
實行者:伯利恆之星小組成員
第三方檢核者:Dr. Chrome
目標:

  • 檢測Site-ZH-96反滲透機制是否運作得當。
  • 提供使用「約束之星」的另類分析。

結果分析:

  • 53次滲透測試中,52次成功,1次失敗。
  • 在33次的隱性滲透中皆成功獲取站點內部信息。內部人員資訊洩漏為首要漏洞。
  • 約束之星作為穩定Site-ZH-96站點之功用,將其解除配置的後續效應對站點人員的精神影響以及重新配置時的「新王」現實重構程序需要審慎評估。「新王」的身分應以站點主任為優先,而不一定是將其重新配置的人員。
  • 對於最後一次的行動,同時也是唯一一次失敗的行動,Site-ZH-96應立即建立隱密調查是否有通信人1以外的滲透。原本的行動摘要為陳儀瑄研究員移除約束之星的配置,藉此觀測後續效應的危機處置。

作業順利
伯利恆之星首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