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克畫中的蜥蜴
評分: 0+x

西西里島
公元 287 年

巡迴動物園今年的最後一站在西西里島。

來自羅馬各處的生物待在各自的籠子裡,被大眾觀看──還有嘲弄。孩子們嘲笑在籠子裡踱步的大象。豹紋駱駝1的脖子因為低矮的天花板而發育不良,牠們因為害怕被鞭笞而畏縮著。老虎盯著捕獲者,牠們渴求真正的肉,正幻想著拷打者的肉是什麼味道。

然而,在最遠的圍欄裡面有一隻生物得到了特別的憐憫。牠不到六個月前剛從蛋中孵化出來,雖然還很年輕,但牠已經足夠重,以至於可以踩碎牠腳下的木材。

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雖然動物園主將牠歸類為棘背鱷魚,但牠不碰飲水以外的任何水;牠所有肉都不吃,不論在籠中放了多少肉,牠都任由其腐爛;牠甚至更喜歡吃籠中的黴菌。

終於,有人決定把植物塞進牠的籠子裡。就在餵食期間,一位貴族接近了飼育員。

「你在哪裡找到這個?」 穿紫色衣服的男子問。

「牠從一個在埃及南部所發現的蛋中孵化出來的。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飼育員扔進一些月桂葉,同時看著那個男人。「牠個性溫順,太馴服了。展示起來沒什麼看頭。不過那尾巴……」他看著野獸側面發育中的棘刺。「可能足以殺人。」

貴族搓著下巴。「我的兒子一直想要養一隻寵物,但他沒辦法應付獵犬:當他在獵犬周圍的時候,他就像著了魔一樣狂打噴嚏。」他看著飼育員。「我會給你兩千阿撒里2買下這生物。」

「二千五百,」飼育員皺著眉頭。「這是獨一無二的。」

「牠看起來病了,二千一百。」

「二千四百。」

「光是兩千就已經超過動物園一個月的收入了。但是……」貴族嘆了口氣。「二千二百二十五?」 他伸出手。

飼育員咬緊下唇,和貴族握手。


五天後,蜥蜴 (找不到其它字眼可以描述牠) 從動物園出發,沿著海岸線被運送到貴族的別墅。牠的脖子原本上有一個深深陷入肉中的項圈,在來自馬戲團的男人離開別墅後,很快就被移除了。

馬克斯Max!」貴族呼叫他的兒子。「我有東西要給你!」

一個身體虛弱的年輕男孩從屋中跑出來。他靠近蜥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牠會咬人嗎?」

「只咬植物。」他的父親微笑著。

男孩站在野獸的身邊,撫摸著牠光滑的皮膚。野獸長脖子上的小腦袋轉過來看著男孩,表現出些許舒適的樣子。至少這位男孩並不想要傷害蜥蜴。「我應該……幫這男孩取名嗎?」

「也可能是女孩,」馬克斯的父親坦白。「很難分辨一隻蜥蜴是公還是母。」

馬克斯仔細考慮著一個名字。「我想我會稱呼她為女孩子……」


公元 296 年

埃癸斯Aegis!」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3從庭院裡呼叫他的寵物。「埃癸斯!晚餐時間!」

那隻野獸──現在因為背上數十片硬板而得到古代盾牌4之名──邁著大步走向她的主人。她低下頭,讓馬克斯套上轡頭,然後將那些背上的硬板向下彎曲,讓主人可以騎在她的背上。

「我們今天要進城,女孩。」他笑了。「貝拉特里克斯Bellatrix 不相信妳的存在。我要證明她錯了。」

馬克斯拉著埃癸斯的韁繩,引導她穿過庭院,讓她停下來吃一些植物。埃癸斯特別喜歡庭院裡的顛茄,但馬克斯擔心吃太多會讓埃癸斯生病。

不久之後,他們漫步穿過房子,穿過別墅的前門,然後進入城鎮。埃癸斯曾引起了當地人的好奇,特別是她的體型──全羅馬最高的男人也無法觸及她背板的頂端。當她停止發育,普通人對她的關注也隨之收斂許多。

然而貝拉特里克斯並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持懷疑態度,對這種大小的蜥蜴可能存在的想法嗤之以鼻。

當貝拉特里克斯看到馬克斯騎著埃癸斯穿越中央廣場時,她發出最後一次的嗤笑,然而這其實是一個驚訝的嗤嗤聲,那時她被葡萄酒嗆著了。酒灑在她的長袍上,接著她笑容滿面。


公元 313 年

貝拉特里克斯擁抱剛踏入大門的丈夫。「我聽到杜林Turin的事情,」她吞吞吐吐地說。「我很遺憾。」

「不要緊,」 馬克西米利安將軍對她微笑。「君士坦丁面對的是羅馬最好的士兵,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很快就會擊潰他。」

「他們說在特茲拉盧姆Tzirallum周圍有麻煩要發生。」5貝拉特里克斯搖搖頭。「我不應該和你談戰爭的事情。藝術家們明天會到。」

「過來鑲馬賽克畫?」馬克西米利安眨了眨眼。「為什麼等了那麼久?」

「我告訴他們要等你回來後才開始。」她看著通往別墅的樓梯最上層,她丈夫的終生摯友埃癸斯站在那裡。「我希望你能親自確保藝術家能夠正確的描繪她的形象。」

馬克斯擺了擺頭,然後一邊走上樓梯,一邊向他的朋友揮手。埃癸斯以吼叫聲向馬克斯問候,聲音貫轍整個西西里島。


公元 327 年

裁判官Praetor馬克西米利安站在馬賽克覆蓋的地板上,低頭看著他自己、他的妻子還有埃癸斯的形象。一部分馬賽克被挖出來放在他母親身旁,以作為他和妻子的小孩的肖像。他的母親不會再和他們見面了。

他放手讓藝術家工作,然後去外面找埃癸斯。馬克斯已經變得太老,以至於他再也無法爬上埃癸斯的背,但是他的兒子就像他年輕的時候一樣,走在埃癸斯的硬板間,輕而易舉地在刺中間玩耍。

保盧斯Paulus!」馬克斯對著他兒子大笑。「和她在一起要小心。你可能會摔下來並跌斷手臂,或者更糟!」

「我不會有事的,爸爸。」保盧斯輕拍埃癸斯的背。那蜥蜴發出咕嚕聲。「她是個好女孩。」


公元 340 年

埃癸斯看著從前的好友從床上被抬出來。她可以聞到好友的死亡,但他沒有離開,還沒有。埃癸斯無法進入他的房間,所以馬克斯被帶到埃癸斯身邊。

在這段時間裡,埃癸斯幾乎沒有老化,或者是說感覺像是如此。在埃癸斯的腦海中,她知道自己會死。其實她也有點期望自己能死,這樣才能和她的摯友再會。但與此同時,她感到數隻手放在她的側腹:一隻來自馬克斯的兒子,另一隻一個來自馬克斯兒子的伴侶,還有一隻來自他們的孩子。

馬克西米利安,這位老人,最後一次撫摸著埃癸斯的臉。埃癸斯感受到馬克斯就要消失了,所以她吼叫著。最年輕的孩子擁抱她的側腹,試圖安慰這頭偉大的野獸。她將繼續為了他們而活。


公元 396 年

她給孩子以及和他們的子代們無盡的騎乘。她活過了數位皇帝的統治,陪伴了馬克西米利安家族的四代人。

所有東西最終都有凋亡的一天,就連古老的她也不例外。她活了一個多世紀,有一天,在花園裡,她以雷鳴般的 一聲癱倒,然後靜止不動。

十幾匹馬花了四天才將她拖到馬克西米利安家族的墳墓裡。很久以前,馬克西米利安曾說過,當那天到來,他希望他的摯友能和他葬在一起。幾十年前,人們開玩笑說,他比起他的妻子來說,更愛那隻蜥蜴。當然,他家中的馬賽克畫中,埃癸斯比其他任何家庭成員都更為突出。

她安息了。多年以後,山體滑坡將掩埋別墅以及所有的馬賽克畫。幾個世紀之後,人們看到在磁磚中看到的埃癸斯的不滅形像的時候,一定會感到困惑不解吧。


物品描述: 一幅在公元四世紀拼貼完成的羅馬馬賽克畫,描繪了一種類似劍龍的生物。除了時代錯誤以外並沒有其他異常。
回收日期: ██-██-████
回收地點:義大利西西里島,卡薩爾的古羅馬別墅。
現在狀態:在 Site-77 歷史性異常物體儲放側樓展示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