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世亦然
評分: 0+x

「拜託你啦!是你的話一定不會被攔住的!」場景是那條令人熟悉的通道,身穿黑白相間改款女僕裝的年輕女子,深深的對著面前的少女鞠躬。

她的雙手緊握一封信件,是一封淡粉紅色的非正式信件。

面前少女那柔順而飄逸的金色長髮綁成了馬尾垂在肩頭,人偶般精巧細緻的五官,如今卻因為難而扭曲成了一團。

「這……我…………」

「拜託啦,離章,求你了!」穿著女僕裝的女子,名為Dr. Sugoi,但與她親近的人會直呼她的名字。

「唉…………真拗不過妳。給我吧,音竹。」研究員L.What抓了抓頭,接過了Dr. Sugoi手上的信。

通道的盡頭,是那扇門。那扇有著一隻穿山甲守著的門。

古有翼者與鰭者爭,後翼者中鴆毒,毀其羽翼,鰭者大喜,深潛而去。

翼者徘徊與群峰隙間游歷,以求養其息,歸其神。一日偶見那谷間泉處臥有一黃鬢女子,止息。翼者入以仙氣,至三四時辰,始潤,後復生矣。

翼者詢其名,女子懼,嘗慌逃而折。翼者心慈而仁,覆其於背,攜女子歸至居所。

居所立於山澗邊,窄而無人,翼者令女子休於其褥中,供其凡食,守於旁三日,見女子氣理順則安,安則眠於褥旁。

嘗未知女子受翼者護而心生異情,見翼者眠於褥旁,調置枕褥與其共眠。翼者雖知,思女子懼而出此行,遂做未醒,心求女子安則矣。

次日,女子遂俱別,受翼者留而宴,女子言其事,方知其為一魚女之友,受託至此遺素書,因路曲而雜,遺其所向而受風疾,失志於路,後受翼者搭救。

翼者知因而樂,樂於魚女之愚而莽,竟囑凡人至仙山。觥籌交錯之間,翼者醉,女子受異情之係,遂嘗親於翼者。見翼者不抗,則欲解衣纏綿。未料魚女憂女子之危,翻山覆嶺至翼者居所,於窗見女子之為,破牆入,奪翼者之獵鯨叉欲趕之。

女子見友之為,惑。魚女啟素書,為一情涵,方察魚女之念,無地自容,遂使利刃自刎而死。

人神本二,今生今世無法相合。

若來世有緣,定…………

研究員L.What伸出纖細的手,剛要敲門,門內突然迸出陶瓷碎裂的聲音。他遲疑了兩秒,接著還是輕敲了門。

「請進。」大約五秒後,門內傳來沉穩男人的聲音。研究員L.What輕輕打開了門,只看到辦公室的地上有個摔碎的馬克杯,以及那位黑髮裡參點白絲的主任。

「Dr. Shaman Surge,是嗎?」研究員L.What的馬靴在地面上踩出了清脆的聲響。

「叫我山姆就好。請問妳是…………?」

「我是研究員L.What,本名是夏離章,來自Site-ZH-16,是來幫朋友送信給您的。」研究員L.What禮貌性的點了點頭,接著將信紙遞給山姆。

「…………啊,又是她啊。妳隨意坐一下吧。」山姆接過信紙,隨手一擺,接著在辦公室裡尋找著掃帚,準備除去地上的馬克杯屍體。

在山姆掃除的同時,研究員L.What往他的桌上一靠,就這樣坐了上去,嬌小的身材和體重完全不成問題,裙擺之下的雙腿在空中晃盪。

「我和妳很熟嗎?」山姆看著研究員L.What的行徑,如此問到,但後者只是帶著笑容,看著眼前的人。山姆放棄了追究,地上的碎片優先度更高。

研究員L.What專注的看著山姆的一舉一動,看著他彎下腰的樣子、將碎片掃去的模樣。

他輕盈的跳下桌子,往門的方向走去。

「妳要走了?我想說姑且還是泡杯咖啡給妳欸。」

「不了,這樣就好。」研究員L.What微笑,然後伸向門把,推開了門。不知為何,山姆總覺得有股異樣的情緒在心中蔓延開來。

「等等…………夏離章小姐,我曾經見過妳嗎?」

「是“先生”哦。不,我想我們沒有見過,謝謝您,Dr. Shaman Surge。」研究員L.What推開了門,走了出去。


















他靠在方才自己闔上的門外,若有所思的看著地面,細細品味方才對方指尖的觸感、眼底烙印下的,關於他的所有。

他擦去莫名湧出的淚水,離開那扇令人留念的門,走過推著洗衣籃的工讀生時,向她點了點頭。

離火初念,彼岸萬千

「嗯,這樣就好。」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