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
評分: 0+x

淚水,比血液更早流盡。

仇恨,自靈魂深處滋長。

憤怒,隨著火光高聳入雲。

傷痛,銘刻而難以忘卻。

心跳,與希望一同逐漸沉默。

我只能,在生命的最後,對無情的夜空怒吼。



謎團

「這裡是特工劉森,在座標四五點六、三么點拐、高度么三五處發現民眾通報的屍體。」

劉森按著無線電發話鈕發了訊息,就如通報內容,他面前倒著一具中年男子的屍體,穿著薄內衣、四角褲跟藍白拖,頭頂毛髮略稀疏、身材略發福。

目前位置地處半山腰一處平民開墾的私人菜園內,這具屍體以正面跪趴、倒伏在紋白蝶紛飛的高麗菜田裡,嚇癱了一大早起床巡菜園的老婦人。

而之所以會是基金會機動應變人員第一個來到現場,是因為類似的案件從八月七號以來,這已經是第五次。

先是地處偏僻的民家通報集體暈眩、疲憊,然後第二天在附近發現屍體,負責潛伏在消防局跟警察局總機的特工們都已經熟門熟路到光看報案地點就能猜出屍體大概位置,也因此基金會人員可以第一時間掌握現場,避免了情報外洩以及線索被破壞的可能性。

『收到,現場狀況?』無線電簡潔的傳來這次帶隊特工—冷血的聲音。

「目前沒有,等待測量人員檢測現場數據。」劉森回報的同時也沒忘記繼續警戒現場,因為這案發現場代表SCP-ZH-661曾在此現身,而不管是其下哪個分項實體都不是容易對付的。

『收到,你原地警戒,其餘人員往劉森靠攏。』無線電再次傳來冷血的指示,接著則是各隊員的依序答應。

幾隻閃著金屬般綠色光澤的麗蠅飛過劉森面前,這些嗅覺靈敏的食腐昆蟲總是能在最短時間裡找到新鮮的屍體孵育下一代,他遠遠看著位於屍體後頸那道現在已經被蒼蠅佔滿、舔舐的圓形傷口。

看來這名死者估計跟前面四位被害者一樣,由於後頸部那道疑似某種蛭類造成的咬傷而遭SCP-ZH-661-3操控,然後翻閱SCP-ZH-661至過度疲憊而心力衰竭休克死亡。

目前還未清楚該蛭類從何而來亦還沒有取得樣本的紀錄,也還沒釐清與SCP-ZH-661-3之間的關聯。

正當劉森皺著眉頭思索這些問題疑點的同時,距離他所在位置最近的拐拐也到場會合了。

「嘿,又在想什麼?」拐拐一來就看劉森一臉凝重的盯著屍體,於是忍不住開口問。

「沒什麼,就一種感覺。」劉森擺擺頭甩掉理不清的思緒:「說不上來。」

「嘿兄弟你知道嗎?」拐拐走近拍了劉森上臂一下:「自從那件事之後,我們同梯的都很相信你的感覺,你乾脆去找Dr. Bales抬槓1,搞不好會有什麼突破。」

「突破?」談話間帶隊特工冷血也到場了,他那英俊的臉孔總是沒什麼表情:「有新線索?」

「不,目前沒有。」劉森朝拐拐比個代表『任務結束再說』的手勢後繼續跟冷血報告:「等檢測人員到達分析。」

冷血平淡的看了一眼屍體、然後開始巡視周圍環境,過程中其他參與行動的特工也陸續到達會合。

確認現場、人員都無異狀後,冷血拿起無線電通報:「這邊是特工冷血,現場安全,請檢測小組進場。」

得到回覆之後冷血又對現場特工下達持續戒備周圍的指示,接著使用通訊器向位於Site-ZH-16的應變指揮部回報行動進度。

就在拐拐已經無聊到開始數在他視野裡飛舞的蝴蝶數量時,冷血過來點名了他跟劉森。

對於兩人的疑問,冷血只淡定的回了一句:「緊急支援。」


未竟


突變


嚎音


傷痛


無響


幾山


通牒


訊息


«血跡-下 | 風起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