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軍演
評分: 0+x

我以站點安保主任的名義,告知全海上基地的所有人員。
今天,Site-ZH-50遭遇了空前的危機,我必須和你們說,這個站點…正在進行戰爭。
“長空”已經投入了全面戰鬥,我們很快也會加入。

Tsubasa博士

清晨,空中閃過了兩架F-35B的身影,尾翼上的火焰狐狸可以辨識為來自機動作戰中心的DTF-天槍-9"長空之狐"。
音爆和低空飛行所造成的劇烈聲響透過一切介質傳達到航務人員身上,天空和大地都在震動;信號旗揮下,又一架阿帕契武裝直升機乘著海風起飛。

收容程序轉交完成,Bravo隊,可以繼續了。
如果你們能夠擊落敵方Ace1,艦上剩下的香檳都開給你們。

Issac上將

身著黃色識別服的引導員雙手摸向耳罩,這是為了告知戰鬥機駕駛員保持無線電暢通。
那艘庫茲涅佐夫元帥級航空母艦的甲板上,不同以往的開始繁忙了起來。隨著駕駛員和引道員雙雙豎起了拇指,最終檢查完畢,待一眾人員散開,引導員隨即半跪著並將手臂指向甲板前端,一架Su-57隊長機登上了浩瀚大洋上的青空。

象徵MTF-天權-7 "邏輯正確"的星型標誌劃破了空際,迎上了正面飛來的9架F-35B

而他身後跟上的,是由Su-35和Su-33組成的僚機隊伍。

這裡是SCPS Jünger巡洋艦,我們已經進入了作戰圈。
驅逐艦SCPS ArchormeSCPS Yaeger已經跟上,反艦導彈裝填完畢。
空中的狐狸們會幫我們打響第一炮的。

Rainald將軍

一艘巡洋艦,以及七艘驅逐艦,Site-ZH-50-1B"深淵"的近半數大型艦船被派往了前線,與之對陣的,是由八艘俄系巡洋艦、驅逐艦和正中央的元帥級航母所組成的航母戰鬥群。

九架F-35B組成的編隊在遭遇敵方機隊之前,突然以一個向下的刁鑽角度俯衝並在短距離內對準前方的驅逐艦投彈。

開戰的第一砲打響了。

:確認敵方Ace,冠名編號Sturm…不會吧,一開始就派冠軍等級的過來?
:是Weizsäcker上尉的座機…好,我開始興奮起來了。

Артём中尉與Игорь少尉

兩架Su-35調頭前往與正在攻擊我方驅逐艦的敵方Ace交戰,都是技術不錯的人,但如果是面對王牌駕駛員的話,還是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一件事,在艦橋的指揮下,另外兩臺Su-33也跟了上去。

這隊由一架Su-57帶領的編隊目的是要引開敵人的大部隊,讓另外一隊更早之前就起飛的MTF-天柱-11"邏輯錯誤"繞道去直搗敵人的中心。

很縝密的計畫。

計算艦隊調度,我們擁有的戰艦數量至少是對方的兩倍。
計算機隊數量,我們擁有的戰鬥機是對面的三倍。
計算環境因素,天氣晴朗,無颱風,視野良好。
計算其他因素。
計算獲勝機率…


98%,抱歉卡西,這次我贏了。

Ambrosius.aic

代號Storm“風暴”的冠名王牌機體以極為令人恐懼的超低空飛行穿越了兩艘驅逐艦的船首前,早在近迫機砲與導彈系統來得及反應之前就被他趁隙投了第三次對艦道彈。

而剛才追上來兩臺Su-33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雷達上。

王牌的實力無庸置疑,短時間內就能夠在機首上劃上兩架Su-33與一艘驅逐艦。

而能夠死死追在Weizsäcker上尉後頭的兩架Su-35也不是什麼簡單貨色。

你說誰贏了?

Koschei.aic

正當前線升起了漫天的硝煙,從雲層中探出了一整隊蘇愷開頭的俄系機型,機尾點綴著基金會風格的雪花,是MTF-天柱-11“邏輯錯誤”。
領頭的是那有別於其他戰鬥機、獨樹一格的前略翼,且貌似不可能從航空母艦上起降的Su-47。

從未見過的機體上,冠名штык(刺刀)的隊長機一語不發的往空中母艦進發。

觀測到遠距離部隊,機動作戰中心正在前往攔截。
所有人給我繃緊神經,讓駕駛員們就定位,我們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奇術能彈射軌道保持在全開的狀態。

Zumwalt上尉

「你的代號是Freiheit-1,請複誦並重複。」
位於“長空”的側邊,如蜂巢般結構的彈射通道送出了防衛機群,沒有人能夠想到原本就兵力偏少的對方還會分裂主力來突襲空中母艦…

直到那群戰機徑直穿過了母艦底部,直往“深淵”而去。

:我們有規定不能使用核武器嗎?
:沒有吧。

Олег少校與Reverberate博士

“深淵”已經有80%以上的部分消失在雷達上,自那架Su-47上投射的戰術核彈吞噬掉了主設施的鑽油平臺….與艦隊,癱瘓了敵方半數的指揮系統。

某種意義上算是大穫成功,然而那架還在空中悠閒飛行的“長空”打碎了這個希望。

Reverberate看向了座艙內的儀表,天柱-11的菁英飛行隊伍只剩下了一半還顯示在其上,且一架接著一架消失;這只代表一件事,Ace of Aces2要來了。

冠名Freiheit“自由”的機體是一架同樣理應不能從航母上起降的F-22A,看來除了81,對方也藏了個底牌。

要完全摧毀50,還遠遠不夠。

他就像是在沉船底下繞行的巨齒鯊,轉瞬間,船艦已沉,而隊上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空中,死死苦撐。
王牌的實力證實了一切聽起來像是謠言的傳奇。
不過,我還在。
還在天空上。

Олег少校

那架最後才升空的Su-57也同鬼神一般可怕,彷彿天上是專屬於那兩架機體的主場,當除了他們之外的Su-33,35,57和F-35B都已退場、航母戰鬥群也損失過半時,Weizsäcker上尉的F-35B才終於被Олег少校的Su-57擊落。

那是一個精彩的、利用太陽方向和加速優勢的反向擊殺。

兩架機體互相確認過手勢,此地的戰鬥已經告終,Site-ZH-81的訊號也在艦島遭到擊毀的情況下沉默。

精彩,精彩,動作比我隊上那些臭氣沖天的王八蛋男人們要簡單俐落許多,我給予讚賞。
FOX 2。

Obermaier少校,Ace of Aces

「Freiheit-1,FOX 2,FOX 2。」
機砲掃過了沉沒的鑽油平臺廢墟,那曾是海上基地的重點部分,那架F-22A死死的咬在了Su-47的身後,而後者的右發動機已經再也傳不出訊號。

面對後方那架單槍匹馬把所有隊友吞噬掉的魔鬼,Reverberate博士也想出了個鬼主意。

我是Site-ZH-50-2A、空中機動作戰中心“長空”的艦長,我在這裡宣布:演習結束。
你們都表現得可圈可點,但我還是要敬告一下,Reverberate博士。
還請妳下次不要把飛機開進我的艦長室裡;宣布事情完畢,可以開始準備最終階段了。

Sanitäter將軍

停駛於海上的空中母艦升起了顆頗大顆的煙火,照耀了臨晚清澈的海平面。
這可是這次軍演首枚發射的『實彈』。


一年只有一次的Site-ZH-50與Site-ZH-81的聯合軍演落幕了,在紫微-3的允許下,升空的F-35B與Su-57混編隊伍在停駛於海上基地旁的兩艘航空母艦上,劃過了紅白綠三色的雲條,眾人等待以久的聖誕派對終於能正式開始了。

「這兩個站點的人在大部分過節時都回不了家,壓力還挺大的啊。」
Semibreve博士和研究員Liesbeth踏上了連結兩艘航母甲板的大型摺疊橋,這種平時讓坦克車來走的橋如果只是給人走走,擺個桌子的話,不太會有負重上的問題。
「…我想我的系統好像沒有算到有人會丟核彈跟跳傘後衝進艦長室…」
Liesbeth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雖然不意外但是也在意料之外。

不知道是誰帶來的私人物品,一顆里約奧運的紀念球被拿了出來,明明申請還在審核階段,但在Issac上將的默許之下,81的甲板上拉起了照明設備與圍欄,配合上平時用於修補飛機的帶色膠帶,簡單的球場就這樣架好了。

筵席展開的長度足以橫跨兩艘航母與海上基地的平台,還不只一排,這樣才夠加總起來超過6000人的全體人員使用,當大部分人員都在空中母艦的戰術模擬艙內進行軍演時,剩下的人如火如荼的準備場地,事實則證明努力是有回報的。

可能是有史以來最長的聖誕燈泡串亮起,大海中央,獨一無二的宴會展開了序幕。
「真希望那個工作狂也可以看到這一幕,唉。」
Dr. V肯定還在第五諮詢室忙著,各站點大部分也有各自的活動,無論大或小。

當Semibreve看到了有個謹慎的身影以矯捷的身法穿越了人群,並盡力讓黑色連帽外套帽簷壓低的嬌小身影,將Liesbeth帶到室內並託付給認識的熟人之後,四條貓腿開始三步併做兩步的追了上去。

「那隻貓真的很忙啊。」這裡是站點主任的獨立辦公室,而主任本人——Tsubasa博士搓了搓手掌,略顯疲勞的眼眸看著Liesbeth,後者則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這一次真的麻煩妳了,這套戰術模擬系統真的很出色。」

「真是的,明明我這一次只負責設計空中的模擬,海上什麼船的我完全不行啦…」
Liesbeth的眼是緊閉的,或許是害怕他人看見那空洞的眼神,手杖放下,她倚靠在窗旁。

「要咖啡嗎?」

「紅茶,謝謝。」
接過了Tsubasa拿來的飲料,滿溢的茶香便早早傳入鼻腔。Liesbeth是在故意吐槽,因為站點主任Tsubasa的辦公室裡只會有茶包。
「這茶…很貴吧?」嗅覺較常人靈敏的她很快就辨識出來。「記得你上次也泡這個。」

「我高興,再說剛剛你們有下去嗎?聽說這一次餐廚那幫傢伙卯起了勁,尤其是那個81的…他叫什麼?丹澤?總之他做好的一大盤點心很受歡迎的樣子。」

Liesbeth噗哧的笑了一聲「我就算了,Semibreve博士的身高再高,就算泡水膨脹也只有到你們安保人員小腿的高度,一下就被淹沒在人海裡了…」她面帶笑容,彷彿早已釋懷,彷彿「殘障人士就乖乖待在室內。」

Tsubasa作為將Liesbeth招募進基金會的人,自然不會不知道這位前戰鬥機駕駛員已經失去了生命中的多少珍惜的事物,以及那個名為天空的祖國。

他們的消息呢?」她的語氣平緩且低調,語氣也急轉直下。

「對不起,妳沒有權限知道。」


研究員L what是第一次踏上Site-ZH-50,極為罕見的,自Site-ZH-16移動到其他站點並不是因為辦公,而是同意了熟人的邀約。

「機會難得,那個死板得要死的50站點居然要在和81的聯合軍演之後辦趴?就當作是陪我去取材,正好我能帶上一個人,走嗎?」

「…有點麻煩,去那邊要穿軍裝嗎?」看了看自己的衣櫃,what這位男孩子的衣櫃裡盡是女性研究員用的衣物,看起來不像是萬事具備。

「就當吃免費的晚餐,行?」
就這樣半強迫的被周記者牽著跑,在先前的印象中,50號站就是個天上飛著戰鬥機,底下全是臉上塗好迷彩的持槍軍人,海上全部都是排滿垂直導彈發射井的船艦,一副硬派陽剛的刻板印象。

鎮守在16站通往地下街門口的穿山甲:毬老略顯慵懶的眼神和頭上的聖誕棉帽不成正比,至少看起來牠今天和足夠多的人打過交道了。
「毬老,我們要去50站,麻煩了。」周記者舉起了通行證

「嚄,還在想你什麼時候才要回去50,原來要帶人去。」毬老的眼神確認過後方的L what「現在那邊可熱鬧著,聞膩硝煙的戰士們也終於得以一嚐凡世的薑餅屋。」
穿山甲的長尾巴敲著敲著門扉,打了暗號,常走此路的周記者在隨後打開了門扉,在what也跟上之後,等待他們的是再熟知不過的Site-ZH-02站點地下街,也是通往其他站點的中轉站。

該區的人潮在聖誕節前夕的平安夜簡直是爆滿狀態,想必特工常櫻經營的店面肯定也應接不暇吧,不愧對於匯流之處應有的榮華….天知道又有多少人是一過下班時間就衝過來這裡的。

通往50站的門扉不小,是最大的那一扇金屬門,且彷彿擁有更大的人員流動量,what也看過不少次來自該處的大量安保人員進進出出,但還是頭一次,門是全開的、而那些一如既往全副武裝的黑衣人員被戴上了富有節慶氣氛的聖誕帽,雖然手裡仍是裝填實彈的戰鬥步槍,然而這一次他們拉下了骷髏面罩,還有人嘴裡咬著紙菸形狀的棒棒糖。

「是發生甚麼異常效應了嗎?那個50站的Zumwalt居然會讓手下這樣胡搞。」周記者喃喃自語,在難得方向不同的下班人潮中,終於擠入了Site-ZH—50的大門。

那扇大門的出口已不在"長空"的艦體中央,而是隨著移動戰鬥機用的大型升降梯一同升到了頂層甲板,現在的長空停駛於海平面上,而周圍看起來才剛解除封鎖不過30分鐘。

而迎接他的,在甲板側邊排成一列的戰鬥機群,揹著槍的特工和軍人們在一旁臨時架起來的野餐桌下拿著一盤或是義大利麵、或是惡魔蛋的餐點,有些人看起來才剛卸下了工作。
「…你不要誤會啊…我認識的50站可不是長這樣的…」難得見到周記者如此驚愕

「那麼,我們該從哪裡開始呢?」
L what的眼角似乎看到了某隻貓的身影鑽進了人群裡。


丹澤身上的白色廚師服巧妙的與平時的工作服裝服色雷同3,自登艦以來,醫療部門的白色一直很適合丹澤這個人。

他很滿意自己的成果,唯一的缺憾就是,明明應該在出席名單內的Reverberate博士不見人影。

也不是第一年這樣了,或許早就該習慣,Site-ZH-81或許是這麼強拉了一個女沙皇就任,但,她為何絲毫不眷戀於此?

想到此處的丹澤苦笑了一下,屬於她的王國從來不在這裡,她只是回來開開心愛的Su-47並嶄露一下真技術而已。

那是一個充滿無盡可能性的王國。

丹澤不打算等了,那女孩/女人並不是那種給人等待的存在。

然而就在轉頭前的那一剎那,他似乎看到有個熟悉的人影離開了醫療部門的辦公室。

當他急急忙忙的追上時,人早已消失,要從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站點主任,恐怕只有身手矯捷的貓才辦得到。

「果然沒那麼容易啊。」再也掩蓋不了落寞,那種想法還是留在心底,一切最好都不要過問。





辦公室內,一顆紀錄了潮汐的石頭蕩出了足以用璀璨形容的水花。
無比深刻的記憶和紀念的情感迎接著歸來的那人,那是一份專屬於他的,獨一無二的禮物。

「今年也不回來過聖誕啊。」

他看著便條紙,寂寞在這個份外熱鬧的夜裡很快便煙消雲散於大海中。


[正在啟用:橋樑協議-Site-ZH-50-2A]

[系統提示:已偵測到一則外來登錄申請 是/否]
[查找IP位置:顯示IP來源為-Site-ZH-81]
[請求已被接受]

嗨,梅林!

%E5%8D%A1%E8%A5%BF%28%E4%B8%80%E8%88%AC%29.png

歡迎你,卡西,我在妳停靠之前就已經進入模擬程序了,對於沒辦法迎接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

tcVbgM6.png

我一直都是來無影去無蹤,這沒什麼。再說感謝你的運算容量,如果平時就那樣操作的話,早就發燒了。

%E5%8D%A1%E8%A5%BF%28%E7%AC%91%29.png

小事,設計模擬系統的人很優秀,可以把運算量壓低到極限,我負責模擬場景和所有人的座機時能夠深刻感覺得到;這一次我也得到了很多很棒的資料。

tcVbgM6.png

對了,雖然在先前已經有聽聞你是基金會最新研發的AIAD,但為什麼形象是一個老人呢?

%E5%8D%A1%E8%A5%BF%28%E5%9A%B4%E8%82%85%29.png

這個形象是模擬上一任“長空”艦長的外觀,依據當時開發者的表情來推測的話,他們希望我像是一個成熟的老兵般行事的機率有至少80%,艦長他曾經是一個偉大的飛行員。
希望我不會讓他們失望。

tcVbgM6.png

根據版本資料來看,你的性能早就已經超過了他們的預期,沒看到你們站點主任在跟02的小妹妹討論你時的笑容嗎?那就是最好的證明嘍。

%E5%8D%A1%E8%A5%BF%28%E7%AC%91%29.png

Tsubasa主任跟研究員Lies嗎,他們曾經也是天空的臣民,投入的心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再說,妳的權限這麼高嗎?可以看到關於我的版本資料?

kolWE6U.png

當然啊!請求是允許的。

%E5%8D%A1%E8%A5%BF%28%E7%87%A6%E7%88%9B%E7%AC%91%29.png

老實說,我會這麼問的原因是就連我都看不到那些資料。

mfaLtqu.png

我懂你的意思了,正在透過外部端口檢查權限系統。

%E5%8D%A1%E8%A5%BF%28%E5%9A%B4%E8%82%85%29.png

[來自site-zh-81的用戶正在訪問區塊:Šäfé]
[來自site-zh-81的用戶正在訪問區塊:Êüçīłđ]
[來自site-zh-81的用戶正在訪問區塊:k****]
[來自site-zh-81的用戶正在訪問區塊:********]
[來自site-zh-**的用戶正在訪問模組:Personnel authority]

這下糟糕了。幾乎所有的基礎保密協議都在我們軍演的時候被屏蔽了,這不是一體化的程序嗎?

%E5%8D%A1%E8%A5%BF%28%E5%9A%B4%E8%82%85%29.png

這當然是,而且必定會經過我的審核;只可能是內部人員在搞鬼,檢查存取記錄。

mfaLtqu.png

[來自本地的主系統存取:歷史記錄]

[權限遭到封鎖]

好樣的,在這種時候入侵,然後還是內部的高層人員——抱歉卡西,必須再麻煩妳一次了。

tcVbgM6.png

Ничего,小事一樁。

%E5%8D%A1%E8%A5%BF%28%E4%B8%80%E8%88%AC%29.png

[來自site-zh-81的用戶正在存取:歷史記錄]

找到了,一個用戶在早上6:47分…也就是演習剛開始後半小時多,名稱是…

%E5%8D%A1%E8%A5%BF%28%E7%AC%91%29.png

[主系統已將用戶Koschei.aic(AIAD)禁言]

噓。

mfaLtqu.png

[Koschei.aic已離開通訊]
[尚餘人數:2]
[主系統已關閉頻道]

[即將關閉 橋梁協議 第1頻道]

[尚餘人數:1]


[正在開啟加密通訊]

[預設名單Team magic已邀請至加密頻道]

我就連檢查頻道中有多少人的權限都沒有了,這是惡意攻擊。

mfaLtqu.png

歷史紀錄顯示的用戶ID為[HOW_DO_U_FIND_ME],並沒有基金會的人員憑證與AIAD的辦事軌跡,是來自敵對個體/或是團體的攻擊。

%E5%8D%A1%E8%A5%BF%28%E5%9A%B4%E8%82%85%29.png

我知道了,正在通知技術人員。

tcVbgM6.png













對了,作為AI我本來不應該"忘記"。
正在轉移優先權限。

tcVbgM6.png

什麼?

%E5%8D%A1%E8%A5%BF%28%E5%9A%B4%E8%82%85%29.png

禮物應該很快就到了。

tcVbgM6.png


她站在了海上基地接近海平面的平台部分,那邊有事先準備好的公務用小艇。

乘著夜色離開,這事兒她很有經驗,無論是從自己的同事眼皮底下,抑或是某個軍閥的槍口下。
本該是如此的,但是出現在小艇上的貓影阻攔了去路。

「Hola,如果我的鬍鬚沒有歪掉的話,妳就是Reverberate博士吧?」
遊歷過世界各地,對她來說貓會講話不稀奇,此時她正在盤算著如何讓不速之客送進海裡餵魚。

一道自強光手電筒照出的光線無情的打在了Semibreve的臉上,那稍微削瘦的貓臉,看起來本應展出於大英博物館,纏著的斑駁繃帶上頭盡是歲月的痕跡;那是一隻木乃伊貓,揹著一管比祂身子還大的單兵反坦克武器。

「…埃及木乃伊貓?我記得沒有看過可以自主移動的異常個體…你是誰?」

「我是Site-ZH-02的人形異常部門主任,可以叫我Dr. Semibreve,我在檔案上是一名人類,妳不知道我長這樣也很正常。我從埃及站點搬到02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幾乎每次都有人問我這種問題。」貓很稀鬆平常的道出了這些話,似乎已經和其他人講過了無數次「最近請了長假,基於三垣指揮部的命令勘查基金會繁中分部的主要站點,不過在那之前有一整年的緩衝期。」嚴重的貓系口音還是殘留著,所幸不是特別難聽。

「雖然我應該沒有問你那麼多問題,可是原來那名Semibreve是一隻貓…很多謠言都解釋得通了…」Reverberate吸了口氣「別的不說,既然難得遇到了可以溝通的遠古生物,那麼我應該會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

Semibreve的貓臉似乎露出了些許笑意。
「和其它那些動不動就裝神祕的神明不同,所有的問題我都會回答。」

「那我是不是該說我撿到寶了?」得到意外的答覆,Reverberate慶幸自己不是搭乘逃跑方案B的潛水艇離開站點。

「可是還是會有代價的,供品是必須的嘛。」

「給你罐罐。」Reverberate手掏向背包。

「別這麼敷衍好嗎,雖然我是貓神但不代表我對那東西沒有抵抗力……然後拜託,給我一個就好,真的一個就好。」在看到Reverberate博士的背包裡亮出的罐頭之後,Semibreve的語氣瞬間轉變;看來這位施主常於世界各地齋貓。

「萬用的貓罐頭。」她得意的笑了笑「我得走了,有興趣在我的旅途中和我講關於你的經歷嗎?」

「那當然。」

Reverberate博士前去發動了小艇,看到她真的急著要走,Semibreve在起航之前制止了她。
「先等等,就快要八點了。」

「八點?」
還來不及等待Reverberate提出疑問,Semibreve的貓爪指向了兩艘航母的中央,那片夾在81和50的兩座平台中央、三面環繞的海域。

海平面上亮起了像是發光浮游生物集團的美麗光芒,海面開始波動。




兩艘自該處海面浮起的潛水艇以一種奇特的方式連結起來並升上海面,是SCPS SchelskySCPS Babczynski,Reverberate還是第一次看到潛艇可以那樣連結。
海上基地的超大型起重機開始移動,並向Reverberate和Semibreve的前方降下了掛勾。

「那是50站點給你們的禮物,沒有我拖著妳看到會有點可惜。」
「那是…?」

隨著他們拖運的高度上升,潛水艇上的人員接著了垂下的掛勾,開始準備掛起個什麼東西。

鐵鉤拉起的是一枚閃亮的大紅星,然後是被漆成節慶綠紅色的某種物體。

剛剛的發光物體的真相終於有了著落,那是無數個點綴在其上的燈泡,精心設計過的嶄新裝飾在燈光和海水的折射下灼灼生輝,絢爛得令人目眩神迷。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這種笨重不起眼的東西可以打扮得如此美麗。

「那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個超大的船錨,聖誕樹形狀。」

評分: 0+x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